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21章 妖人(为盟主‘赤焰的噩梦疯’加更)
  赵允让只是感到了震惊,而折克行完全就是膜拜了。

  “安北兄,你怎么敢戴着那些东西睡觉!”

  一张据说是能咒死人的符纸,一个写着沈安生辰八字的人偶……

  这晚上能睡着吗?

  可折克行却知道昨晚沈安睡的不错,因为他早上练武时精神头特别足。

  沈安在给果果做布娃娃,穿针引线竟然有板有眼的。

  “有什么不能睡的,以后你学了我的东西,就该知道什么巫蛊大多扯淡。”

  “大多……”

  折克行听出了未尽之意,就冲着坐在沈安的边上,以手托腮乖乖等着布偶的果果挤挤眼睛,问道:“难道还有真的?”

  “当然有。”

  沈安在缝制布偶的鼻子,他把布偶拿远些,然后左右看了看,觉得没歪,这才继续下针。

  “以前我遇到过……”

  沈安回忆了一下,“那人画符,然后烧了符纸化水,就把一双筷子放进去,那筷子竟然就软了,和面条一样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他们都坐在屋檐下,折克行在沈安的右边,他听了这个,就悠然神往的靠在墙壁上,那微微的凉意让他舒坦不已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沈安一边缝制布偶,一边说道:“还有许多,蛊虫的话怕是有些说不准,不过巫术和符箓之道却不可轻视。”

  折克行觉得抓住了沈安的语病,就得意的道:“安北兄,您刚才还说学了您的东西,那些鬼鬼祟祟都是扯淡,怎么又说不可轻视了。”

  沈安淡淡的道:“世事无绝对,人能聪明成这样,本就是一件很古怪的事。”

  折克行一下就被这个问题给击中了,他喃喃的道:“是啊!人为啥会这么聪明呢?”

  果果在边上看着折克行在发痴,就低声道:“哥哥,折大哥傻了。”

  沈安看了折克行一眼,继续缝制。

  这是一个用各种布料缝补而成的玩偶,看着五颜六色的很是漂亮,和那个写着生辰八字的人偶压根没一点相似之处。

  沈安在里面装填了珍贵的棉,边上的陈大娘一边稀罕着沈安的奇思妙想,一边叹道:“郎君,现在的棉要差不多八十文一两呢。”

  沈安咬断了线头,抬头道:“每件东西都有它的用处,觉得值了就好,给果果用就值。”

  他把能看出是一个小女娃的布偶递给了果果。

  “漂亮!”

  果果接过布偶,就把脸埋了上去,然后欢喜的看着。

  “虽然填充废布料也成,但是没有棉那么软和。”

  所谓的棉,就是收集来的棉絮,那价格自然不菲,七八十文一两。你要真想拿木棉来做一床被子,那价钱可不低。

  此时用的更多的是絮,什么芦絮,全给填在衣服里面,保暖当然比不过棉,但也聊胜于无。

  沈安解释了一下。在他的小时候,大人总是说别浪费,浪费粮食和各种物资会天打雷劈。等长大后他才知道,原来那只是一种态度。

  用在该用的地方,那就对了。

  他回过身踹了折克行一脚,说道:“别想这些问题了,这就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的无聊,去干活,劈柴去。”

  一脚踢走了折克行,沈安在想着巫蛊事件的后续。

  他得罪人了。

  满朝重臣都在对巫蛊敬而远之,甚至是害怕。

  可他却用一种近乎于羞辱的方式,把所谓的巫蛊揭穿在大家的眼前。

  半信半疑的人,大抵会对巫蛊生出疑惑来,然后打个问号。

  可那些笃信巫蛊之术的人会怎么样?

  沈安觉得这事儿真是让人头痛。

  破除迷信和他没关系,若非此事涉及到了汝南郡王府的话,他肯定会选择袖手旁观。

  但赵允良却被他给坑了一把……

  赵仲鍼又跑来了,这娃现在跑沈家比自家还轻车熟路,而且兴高采烈。

  他满头大汗的冲进来,见沈安坐在檐下发呆,果果坐在他的身边玩布偶,就冲了过去。

  “呜呜呜!”

  花花蹲坐在果果的身边,见他冲过来,就缓缓走到果果的身前,咽喉里发出了呜呜的警告声。

  你离我家小主人远些!

  沈安闻声看过去,见是他来了,就说道:“这大热天的,你也不怕中暑?”

  赵仲鍼一个转向,就避过了花花这边。

  他跑到屋檐下喘息着说道:“赵允良怒了,在家中说这是无妄之灾,是有人在对他下毒手。”

  “扯淡!”

  沈安觉得这等手段真的是双刃剑,赵允良这是慌了,想找个替罪羊。

  赵仲鍼涎着脸道:“安北兄,你做的那个冰酪……”

  “那是给果果吃的。”

  沈安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的要求,果果在身边仰头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,然后冲着赵仲鍼皱皱鼻子,哼了一声,这才低头看自己的布偶。

  赵仲鍼就退而求其次的要了一杯凉茶,然后慢慢的啜饮着。

  “我翁翁说,肯定会有御史弹劾你。”

  “没有才奇怪。”

  这年头来个扫把星皇帝就要下罪己诏,来个大灾大难的,御史们就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到处找人弹劾。

  而巫蛊之事对于御史们来说,比大灾大难还要刺激。

  “你翁翁是对的,这时候一动不如一静。”

  沈安觉得赵允让就是一头老狐狸,应对精准的吓人。

  可天还没黑,据说进宫的奏疏数量之多,就已经让人头皮发麻。

  天气太热了,晚饭沈安就叫曾二梅弄了拌面。

  家里人口不少,所以曾二梅要努力的擀面,然后切面。

  沈安在琢磨着是不是研发一台压面机出来,杨沫就来了。

  看到他面色微冷,沈安就说道:“吃了再说。”

  沈安一直觉得冷面用肉汤纯属是营养不良的后遗症,所以更中意华夏的吃法。

  他亲自调了辣酱,然后取了井水澎过的面条,各种调料下了,最后是醋和辣酱,以及一勺子泡菜酸汤。

  一口吃下去,酸辣咸,葱花的味道迸发在其中。然后几种味道搅合在一起,混合在面香之中。

  “好吃!”

  赵仲鍼吃的眉开眼笑的,杨沫也忘记了自己的职责,和折克行一起比谁吃得快。

  吃完面,沈安打个饱嗝,淡淡的道:“说吧。”

  杨沫显然没吃够,他面色一整,说道:“有御史弹劾,说郡王府收买妖人……”

  赵仲鍼有些懵懂的问道:“咱们府里哪来的妖人?”

  杨沫摇摇头,只是看着方醒。

  方醒笑了笑,说道:“这妖人说的就是我吧?”

  赵仲鍼不信,可见杨沫缓缓的点点头,他就怒道:“谁说的?”

  “无需问这个。”

  沈安摇摇头,起身走向了等着自己一起散步的果果。

  “我破了巫蛊,自然就是妖人。”

  轰隆!

  天空中多了乌云,雷声不断。

  一场大雨开始在嘉祐三年的夏季酝酿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