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22章 我的命硬(月出孤舟00心事两悠然,加更)
  果果喜欢听雨敲打瓦片的声音,听着听着的就睡着了,听着听着的就不乐意起床了。

  沈安起的很早。

  外面的雨很大,他先套上鞋子,再穿上木屐走了出去。

  哗啦……

  雨很大,天空中全是雨雾。

  凌晨时分的汴梁城,由于这场大雨而看着更像是深夜。

  他先去隔壁看了果果,然后出来洗漱

  大雨瓢泼中,汴梁城依旧顽固的在苏醒着,可那些响动都被雨声给压住了。

  视线内全是雨水,耳中全是风雨声。

  轰隆!

  偶尔一记炸雷下来,电光闪烁间,把汴梁城照的惨白一片。

  折克行也出来了,两人一前一后开始跑步。

  沈家的排水还行,但雨很大,所以积水不少。

  跑步结束后,两人赶紧去洗了澡。

  早饭是猪肉馒头,一人还有一碗蔬菜汤。

  “果果还没醒吗?”

  沈安吃了早饭,然后在廊下散步。走到果果的卧室外时,就问了陈大娘。

  陈大娘进去看了一眼,出来时笑的慈爱。说道:“小娘子还在睡呢,睡的很乖。”

  沈安听了就走进去。

  外间是陈大娘睡的地方,沈安轻轻推开门。

  房间里奢侈的铺着木板,上面随意的丢着一些玩具。

  一张小桌子上还有几张纸,沈安走过去拿起看了看,上面画了人。

  大的肯定就是他了,被画成了方脑袋。小的就是她自己,脸蛋圆鼓鼓的……

  床上的果果翻了一下身,然后睁开眼睛,呆呆的看着虚空。她缓缓转过来,然后就看到了哥哥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

  下雨天没法出门,但是该上朝的也免不了要走一遭。

  沈安在教果果识字。

  天色渐渐放亮了,大雨也小了些。

  果果坐在窗前跟着哥哥念,一个字念十遍。

  “新,新,新……”

  念到第三遍时,外面传来了庄老实的声音。

  “郎君,朝中传来的消息,说……”

  沈安起身摸摸妹妹的头顶,说道:“自己描红,回头哥哥检查。”

  果果苦着脸道:“哥哥,手好酸。”

  沈安笑道:“回头叫陈大娘帮你揉一揉,再说才学十个字,很快的。”

  他出了房间,冲着庄老实指指前面。

  两人顺着屋檐下走到了正厅前,被淋成了落汤鸡的杨沫早就等着了。

  “沈郎君,早上朝中多人弹劾您是妖人,说您能操纵巫蛊,当远离朝堂,最好是……”

  见他面露难色,沈安就笑道:“最好是流放吗?”

  杨沫点点头,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说道:“官家震怒,可御史们却不肯退,连包公都拦不住……”

  “最后结局如何?”

  沈安伸手在屋檐外洗了洗墨痕,深吸一口气,觉得肺腑里一阵清新,很舒服。

  “御史们不退,官家说再议,直接就散了。”

  “郡王已经进宫了。”

  沈安微微点头。人就是这样,我帮了你,那么你有能力时也该帮帮我,否则这朋友绝对做不长久。

  “郡王此刻进宫有害无益。”

  这是把郡王府和沈家捆在一起的意思,赵允让真的很果断,也很够意思。

  要流放沈安?那你们把老夫也一起流放了吧。

  但是沈安不看好他这次进宫,连官家都挡不住那些疯狗般的御史,他赵允让去也只能是表示自己的愤怒。

  “十三郎说此事要尽快着手,否则会越来越大。他已经叫人去请了僧道,说是要问问这巫蛊之事……”

  赵宗实也很够意思,有些犯忌讳的去请了僧道。

 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,姚链打伞去开了门,门外冲进来的却是浑身湿透的赵仲鍼。

  都够意思!

  “我也该动动了。”

  沈安指指赵仲鍼,折克行就过去一把抓住了他往后走。

  “去洗澡!”

  赵仲鍼挣扎着,沈安一句话就让他消停了。

  然后他吩咐道:“我这里写一份奏疏,你马上送进宫去。”

  稍后这份奏疏就被送到了头痛欲裂的赵祯手中。

  “写了什么?”

  他现在头痛,看文字都觉得眼花,所以是陈忠珩在看。

  “陛下,沈安说巫蛊为假,他愿意悬赏请会巫蛊的人出手,他自己一力担之,生死不论。”

  如果说朝堂上一部分人对巫蛊存疑,那么大部分都认为巫蛊确有其事。

  哪怕沈安当着大家的面弄了那个人偶,可大家消停的原因却是因为皇帝不想兴大案。

  巫蛊一起,那必定是大案,到时候说不准自家都会被卷进去。

  所以重臣们消停了,但御史们却疯了。

  那群疯狗!

  赵祯都忍不住想骂那群御史,可他却需要控制住局面,所以只得忍。

  他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叹道:“巫蛊是大忌,他这是向我讨要赦免来了……”

  陈忠珩说道:“官家,沈安说您当年颁发过治疗蛊毒的方子,而不是讳莫如深,这就是仁慈和高瞻远瞩。所谓堵不如疏,既然大家对巫蛊都噤若寒蝉,那不如当众一试。”

  赵祯有些心动了。

  若是能破除巫蛊的名头……

  汉武帝也成了炮灰……

  而他就成了明君。

  这个诱惑很大啊!

  他想了想,吩咐道:“你马上去沈家问着那少年,是真还是假,莫要拿自己的命玩笑。若是真有把握,那回来的时候你就通告宰辅。”

  陈忠珩冒雨赶到了沈家,等进去见沈安在屋檐下逗狗时,就喝道:“外面都要闹翻天了,你还在玩耍……”

  沈安笑道:“陈都知亲自来了,可是官家同意了吗?”

  陈忠珩皱眉问道:“你可是真有把握?”

  沈安点点头,“当年我遇到一位老师,说是在邙山里隐居,平日里周围都是坟堆,别说是神仙,鬼都看不着。老师说我的命硬,神鬼不惧,更遑论是巫蛊。”

  陈忠珩仔细看着他,然后说道:“那此事就成了,你自家准备吧。”

  沈安淡淡的道:“准备什么?我辈自有正气在,何惧这些魑魅魍魉。”

  这个比装的好,边上的赵仲鍼和折克行都是一脸的热血沸腾。

  随后沈安就叫人去寻访‘大师’,随行的还有两个侍卫,以及几个小吏。

  侍卫代表着皇室,小吏代表着政事堂。

  按照富弼的说法,就是要一举厘淸巫蛊之事,该清算就清算,该一笑了之就一笑了之,不留后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