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23章 你可想清楚了
  幽深的巷子里,大雨洗刷过后的石板路上多了绿色的青苔,两侧的人家从门槛到门缝都透着一股子湿气。

  小巷的尽头,一个黑衣男子坐在地上,手中拿着一个龟甲丢下去……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他的周围围了一圈人,见那龟甲在地上弹动几下,就不禁往后退去。

  男子抬起头来,那双眼睛幽深,没有丝毫感情。

  “拿鸡来……”

  一只鸡被送到了男子的手中。

  他冲着鸡念诵着,那鸡竟然渐渐的不再挣扎……

  他抬头看着站在对面的妇人,用那沙哑的声音的说道:“好了,你家郎君的病都被转到了这只鸡的身上……”

  妇人冲进了家中,大家都在期盼着消息。

  “呀!官人……官人你竟然下床了……”

  一声欢喜的尖叫传来,众人看向男子的目光中多了崇敬和……畏惧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家也有病人……”

  “先去我家。”

  男子的身边瞬间就围满了人,嘈杂的厉害。

  “都闪开!”

  两个军士推开了人群,盯住男子说道:“黄林,跟我们走吧。”

  ……

  只是三天,在威胁利诱之下,汴梁城里那些装神弄鬼的人大多被清理了出来。欧阳修惊呼着怎么有那么多,然后又觉得自己失职,上了奏疏请罪。

  乌压压的一群人站在府衙的前面,经过甄别之后,那些滥竽充数的全被赶了出去。

  “都赶紧改行啊!下次再被抓到,全都到北边给辽人装神弄鬼去。”

  最后剩下了两男一女。

  欧阳修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妥当,不过既然官家和宰辅们都认同了,那他也没啥意见。

  人选被报了上去,赵祯看了看,就同意第二天在开封府测试。

  他本想在宫中测试,可被宰辅们一阵劝说,最后连旁观的资格都被取消了。

  ……

  “郎君……”

  第二天凌晨沈安起的很早,他和折克行练武之后,就洗了个澡,然后换了一身便衣。

  天色依旧昏暗,庄老实在边上拎着灯笼,纠结的道:“郎君,那是巫术啊!”

  他回身看了一眼,说道:“您不顾自己,可小娘子还小……”

  你自己贼大胆无所谓,可果果呢?

  这是他想了一夜才想出来的最佳劝诫办法。

  沈安整整衣领,然后打个哈欠,说道:“我说过了,这些东西或许有这样那样的灵异,可我的命很硬!”

  折克行站在他的身后,手扶着刀柄,沉声道:“若是真有人懂妖术,我就一刀枭首,看看他有多灵异。”

  三人出了家门,榆林巷里静悄悄的。

  庄老实看着他们上马,犹豫了一下之后,问出了那个同样压了许久的问题:“郎君,若是……小人该怎么办?”

  “胡说!”

  折克行轻轻的一勒战马,转身过来就准备喝骂。

  沈安摆摆手,平静的说道:“你在家多准备些好菜,看好果果,等我归来。”

  庄老实哎了一声,然后低头进家,随后大门就被关上了。

  小巷中还残留着湿气,湿气蒸腾,眼前就是一片薄雾。

  今天的开封府府衙前很是热闹,堪称是人山人海。

  “他就是沈安?”

  沈安在人群外下马,然后就看到了赵仲鍼。

  “安北兄……”

  赵仲鍼的身上有些潮湿,他奋力的挤过来,说道:“我跟你进去。”

  “你进去干什么?”

  沈安把缰绳交给姚链,冲着左右拱拱手,说道:“此事估摸着一上午就完结了,到时候回家还赶得上午饭。”

  赵仲鍼的眼中全是担心,折克行已经当先开路了。

  “别担心!”

  沈安对他点点头,然后跟在折克行的后面进去。

  人群默默的让开一条道,看着这个有史以来最胆大的少年即将进去。

  巫蛊不但让高层谈虎色变,在民间更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,所以大家都觉得沈安这是疯了。

  “有人见到他妹妹抱着人偶玩耍,可见他自己弄的那个人偶多半有假。他现在还敢来,这就是自投罗网啊!”

  “那是巫蛊哦,弄不好可会死人的。”

  “官家都说了生死不论,怪得不人。”

  “他的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?”

  “他家里还有个五岁不到的妹妹,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围渐渐多了议论声,在大家看来,沈安进去是站着,出来怕是要躺着了。

  “心若在,梦就在……安哥,我们挺你。”

  “万众一心,其利断金。”

  “激情成就梦想,梦想成就未来!”

  “想成功,先发疯,头脑简单往前冲!”

  一个整齐的声音突然而至,压下了那些议论。

  众人纷纷回头,就见外围站着一百余人,人人面色潮红的在叫喊着。

  沈安冲着那边拱拱手,说道:“多谢了。”

  这些小贩大多来自于州桥夜市,此刻是就餐的高峰期,可他们却放弃了生意,来这里为沈安打气。

  沈安一路拱手,直至大门内出现了欧阳修。

  欧阳修揉了揉眼睛,然后看了沈安半晌,说道:“是沈待诏啊!”

  沈安笑道:“欧阳公辛苦了。”

  欧阳修转身进去,说道:“不辛苦,那三人已经来了,你可有把握?”

  他侧身看着沈安,认真的问道:“此刻是最后的机会,你若反悔了,老夫就能寻个理由停了此事。”

  “先前我走出家门前,天空黑漆漆的。”

  沈安扶了他一把,说道:“小心脚下。”

  欧阳修说道:“老夫的眼不好,却看到了晨曦。”

  东方的天空边缘,一抹鱼肚白浮起,隐隐有紫色在其后。

  沈安看了一眼晨曦,说道:“巫蛊之事起于先人,其人其事多有隐晦,民间不法者往往借用巫蛊的名头坑蒙拐骗。欧阳公,如果能破除这个隐晦,那我今日的冒险就算是值了。”

  欧阳修侧身仔细看着他,半晌后说道:“看着挺白嫩的,好,好啊!”

  沈安摸摸自己的脸,心想最近晒太阳多了,不是有些黑吗?

  到了大堂之前,两男一女已经站在边上候着了。

  此刻天边紫色大盛,一个小吏叹道:“知府沐浴在这紫色之中,以后定然是要直至政事堂,朝夕陪侍在官家的身边。”

  这个马屁不错,沈安多看了那个小吏一眼。

  可欧阳修却只是淡然,他当先上了堂上,然后吩咐道:“看看相公们可来了吗?”

  今日算是盛会,宰辅们会携手观战,算是一个见证。

  沈安在看着那二男一女,两个男子都是干瘦,神色漠然。

  而唯一的中年女子却有些胖,看着笑眯眯的,很是可亲。

  这些都是神婆神汉,换做是以后,绝对会被弄去沙漠挖煤。

  那三人也在看着沈安,等见到他只是个少年时,都齐齐摇头,那女人甚至还叹息一声,很有些悲天悯人的味道。

  “让开让开!”

  身后传来一阵喧哗,宰辅们来了。

  沈安回身拱手。

  富弼对他点点头,说道:“若是能成,你功莫大焉。若是不能,也不怪你。”

  巫蛊对于高层来说就是个祸害,能揭穿的话,那就是功德无量。

  韩琦看了沈安一眼,然后微微点头。

  欧阳修看看东方,说道:“好像亮了些,诸位相公,可是开始吗?”

  富弼回身看着堂前,问道:“可验明正身了吗?”

  此事需要在一个公正的环境下进行,否则胜负都会引发质疑。

  欧阳修点点头,然后建议道:“要不放些百姓进来?”

  富弼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