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24章 巫术想来应当是善良的
  太阳在渐渐攀升,雾气也开始消散,只是一股子类似于牛乳的味道在弥漫着。

  那些百姓涌了进来,一排军士组成人墙挡在了前面。

  嘈杂声在欧阳修走到前方后停住了。

  欧阳修的目光淡然,问道:“都不悔吗?”

  三人点头,沈安同样点头。

  “那就生死勿论,开始吧。”

  沈安得了一张椅子坐着,那三人却没这个待遇。

  沈安的心中微微一动,心想不管是巫还是神灵,那必然是俯瞰众生的。

  若是被轻慢了会如何?

  肯定是勃然大怒,然后拂袖而去……

  可这三人却看着很老实。

  这样的巫术……这样的神汉神婆……

  说一点都不怕自然是假的,但到了此时,沈安却把心都落下了,只是静静的等待着。

  先出来的男子摸出了一个小瓷瓶,然后从里面掏出些黑乎乎的东西来抹在脸上。

  他的脸慢慢被涂抹成了黑色,看着多了几分阴森。

  边上的百姓都噤若寒蝉,沈安却泰然自若的道:“真正的巫术不会故弄玄虚。”

  男子漠然的看着他,然后小心翼翼的摸出了一个不知道是啥品种的动物头骨来。

  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,把鲜血涂抹在头骨上。

  “这是厌胜之术!”

  有人惊呼了一声,然后就被军士警告了。

  那男子把头骨放在正对着沈安的前方,他自己就站在头骨前舞蹈。

  其实动作真的很简单,就是一蹲一站而已,只是男子的神色肃穆,所以才有些看头。

  “血!那头骨竟然吸血了!”

  百姓中间发出了惊呼,沈安本是在垂眸养神,闻言抬头一看,心中就开始了嘀咕。

  刚被涂抹了鲜血的头骨上,竟然又恢复了灰白色。

  这不会是真有本事吧?

  对于蛊虫沈安是半信半疑,但巫术的话,他觉得真会这个的,早就在漫长的岁月中消散了。

  堂上的几位宰辅都下意识的身体前俯,然后开始了交头接耳。

  沈安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赵姨娘,那位和马道婆一起行法,把贾宝玉和王熙凤差点弄死了,可见这门法术的厉害。

  沈安的命是很硬。

  他历来觉得人要有正气,有正气则百邪不侵,夜行于坟山之上而泰然自若。

  他前世遭遇过鬼打墙,但依旧坦然的走了出来,所以才敢直面巫蛊之术。

  男子的动作越发的激烈了,脸上的汗水渐渐滑落。

  而沈安却宛如老僧入定,只是默念着道家的九字真言……

 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……

  一刻钟后,男子一声大叫,然后喊道:“他的身上有煞气!动不得!”

  随即他仰头喷出一口血水来,恍如虚脱般的躺在了地上。

  尼玛!

  沈安觉得所谓的有煞气,怕是这货为了遮掩自己的无能而弄出来的鬼。

  幸好他没敢说什么有神灵护佑,否则沈安绝对会弄死他全家。

  “第二个。”

  他觉得自己大抵真是有煞气附体,所以就越发的云淡风轻了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宰辅们都有些懵,在他们看来,沈安就算是能消解了厌胜之术,可总不能这么屁事都没有吧?

  曾公亮低声道:“会不会是受了内伤?”

  “放屁!”

  韩琦粗俗的道:“某见过受内伤的,那脸色可不是这样的,不是金紫就是惨白。沈安那看着是百里透红,哪是受内伤的模样?”

  欧阳修眨巴着眼睛看了看,“老夫怎么觉着是白里透黑呢?”

  富弼干咳道:“欧阳公,你这是……眼疾。”

  第二个男子出场了,却是拿了一截桐木出来现场雕刻。

  他的手很巧,一边看着沈安,一边开始雕刻,少顷一个木偶就成型了。

  他对沈安一躬身,然后默念了几句,大抵是为沈安超度什么的。

  随后他拿出细笔,用舌头舔了舔,在木人上勾画着人体器官。

  “得罪了。”

  男子拿出细针,目光陡然锐利,然后一针冲着木人的肝脏扎去。

  沈安坦然看着他,在边上的一阵惊呼声中,他甚至还跷了个二郎腿。

  男子见沈安毫无反应,又扎了第二针,却是心脏。

  沈安掩嘴打了个哈欠,边上有人喊道:“他完了。”

  沈安大怒,侧身看着人群喝道:“谁说我完了?”

  这声音中气十足,那些围观者马上就呆住了。

  因为男子已经扎下了第三针,扎在眉心处。

  沈安说道:“赶紧吧,我妹妹还等着我回家做饭呢。”

  男子连续扎了几针,然后满头大汗的道:“沈待诏一身的煞气,小人无能为力。”

  沈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,边上的百姓顿时就轰动了。

  “看看看看,屁事没有!”

  赵仲鍼在人群里跳起来往前看,边跳边问道: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

  折克行看到了,说道:“安北兄正在做操。”

  沈安活动了一下脖子,听着脖子关节处发出的声音,有些痛心的道:“以后要少看书,小心颈椎炎啊!”

  那个女人出场了。

  沈安坐在椅子上,不时活动一下身体,同时也好奇的看着她,问道:“真有巫术吗?”

  女人点头道:“当然有。”

  沈安好奇的问道:“若是真有巫术,那咱们想弄谁就弄谁,多好啊!比如说咱们想弄死敌国的大将,就直接用巫术把他弄的缠绵于病榻之上,或是直接弄的七窍流血……那岂不是更好?”

  他问的很认真,是真的想知道这个答案。

  真要是能弄死人,古往今来无数的权贵怎么不用?用巫蛊之术弄死自己的对头,那多省事啊!

  “前汉的巫蛊之祸……可弄死了谁?”

  这是最著名的一次歪门邪道活动,前后牵连数十万人,也堪称是一次自杀行动,是前汉由盛转衰的一个著名标志。

  女人瞠目结舌的不能答。

  沈安继续问道:“巫蛊之祸中,都说武帝被诅咒,可武帝活的好好的,反手就弄死了无数人,这是什么?”

  女人缓缓跪下,浑身颤抖着说道:“奴……奴不知。”

  沈安心中大定,回身看着那些百姓说道:“我从未看到过巫术害过人,想来巫术应当是善良的。却知道因为这个名头而死了不少人。如今你们亲眼所见,可还有疑惑吗?”

  前面的两个‘高人’失败,这个女人更是连出手都不敢。

  “沈待诏竟然是满身的煞气吗?”

  有人高呼道:“沈待诏,你的前世莫不是杀人如麻的大将?”

  “这和煞气没关系”沈安觉得自己就像是神灵,在给这些人布道:“你们看看那些所谓的巫蛊害人,可被害人屁事没有,转过头来杀的人头滚滚,这巫蛊之术莫不是会坑人?谁弄就坑谁。”

  三个所谓的高人此刻都在瑟瑟发抖。

  都是骗子!

  沈安觉得浑身一松,就说道:“这三人在汴梁城中的名气不小,有人称呼他们为神仙……可我却安然无恙。”

  他回身冲着堂上拱拱手,问道:“诸位相公可有结论了吗?”

  欧阳修从上面走了下来,然后走到沈安的身前,伸手就摸。

  “没事?”

  他在沈安的身上拍拍打打的,沈安干脆就蹦跳了几下。

  “跳的真高。”

  欧阳修突然仰头说道:“巫蛊巫蛊,今日算是验证了真假,老夫得以主持,却是要名垂青史了。”

  他冲着沈安躬身,沈安赶紧闪到了边上,说道:“当不得,当不得。”

  欧阳修直起腰说道:“当得,你今日破解了所谓的巫蛊,此后要少兴多少大案,这就是活人无数,当得老夫一拜。”

  富弼也下来了,他招招手,随行的御医过来给沈安诊脉。

  那些百姓都在紧张的看着,等待着最终的结果。

  望闻问切结束,御医庄重的宣布道:“沈待诏的身子强健。”

  “巫蛊……”一个百姓不敢相信的说道:“巫蛊是假的?”

  巫蛊的传说源远流长,大家对此深信不疑,可今日却……

  “竟然没用?”

  韩琦等人在上面呆若木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