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29章 这是哪门子的密谍?
  三个俘虏被押在沈安的身前,两人顺从的跪了,一人昂首作慷慨激烈状。

  “有种。”

  沈安笑道:“燕赵之地多豪杰,可这却不是你们的地方,所以……”

  他微微摆摆手,姚链一脚就蹬在了俘虏的膝盖后面。

  咔嚓!

  这一脚蹬的太狠太脆,俘虏先是踉跄了一下,然后两眼圆瞪,嘴巴张开……

  “啊……”

  惨叫声惊破了夜空,沈安摇摇头,付锐上来用东西堵住了他的嘴。

  “马上用刑,我要口供。”

  随即有军士拖走了三人,在边上的厢房里用刑。

  鞭打的声音听着很单调,那种被堵住之后,只能从鼻腔里发出的惨哼也有些无趣。

  沈安在边上的屋子里等候,没多久就趴在桌子上打盹。他虽然是老鬼,可这个身体确是少年人。

  少年人的瞌睡多,简直就是睡不够。

  等他擦着口水清醒时,天色已然渐亮。

  隔壁还有喘息声,沈安打了个哈欠,伸着懒腰问道:“问出来了吗?”

  “没,待诏,您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
  沈安摇摇头,起来活动着身体。

  凌晨前是最冷的,那种冷入骨髓的感觉。

  沈安把身体活动开后就去了隔壁。

  隔壁的拷打暂停了,三个被抽打的体无完肤的俘虏依旧没说。他们嘴里的破布给撤掉了,正在喘息着。

  付锐觉得自己丢人了,就说道:“待诏,要不就斩指头吧。”

  沈安摇摇头,瞬间什么十大酷刑就在脑海中生成,他琢磨了一下说道:“去找个铁匠铺借东西来。”

  “借什么?”

  “借他们夹铁料的大钳子。”

  沈安负手在院子里溜达着,想着此行的因果。

  官家派他来,一是因为他和辽人打交道多,而且熟悉辽人的秉性,不吃亏。

  而此行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官家想看看他沈安的能力。

  皇帝要用人,首先就是观察,观其言,察其行。

  然后就会渐渐的给你加担子。

  别想着一朝就能飞上九重天,穿紫佩玉,那是幸臣,多半没好结果。

  这是一次考验,沈安出发前就知道。

  仁宗朝不缺重臣,就是因为仁宗的性格柔和,而且喜欢发掘年轻有为的臣子。

  沈安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进了赵祯的眼,但这是好事。

  只要他此次办事漂亮,回去后自然就成了赵祯夹袋里的人,会渐渐的往上升官。

  要办的漂亮啊!

  激动之后,沈安就开始唏嘘着,觉得自己这等童工竟然在思考着国家大事,真的是不容易啊!

  “待诏。”

  出去的人回来了,手中拎着个大钳子。

  “这是小人的钳子……”

  外面传来一个委屈的声音,沈安板着脸道:“给钱。问他是愿卖还是愿意借,若是借,可能会沾血。”

  稍后那衣衫不整的铁匠答应借,因为借的话他可以获得钳子一半造价的赔偿。

  沈安感慨着金钱能让人无视鲜血和人命,然后走进了屋里。

  屋里的味道有些古怪,沈安皱眉道:“都是硬汉?”

  付锐尴尬的道:“待诏,小人无能。”

  他在等着呵斥,却见沈安微微仰头,带着些许欢喜的叹息道:“硬汉……硬汉好啊!沈某最喜欢硬汉了。来人。”

  “待诏。”

  沈安把钳子递过去,说道:“硬汉不需要指甲,手脚的指甲都给拔掉。记住了,慢慢的拔。”

  他走出了房间,旋即就听到了惨叫声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这惨叫声太过了些,此刻又正好是凌晨时分,人睡的最香的时候。

  本来在暖暖的被窝里睡的安逸,甚至还能搂着媳妇……做个美梦什么的。

  被这一声惨叫惊破了美梦的人不少,顿时周围一阵叫骂。

  “是谁半夜不睡觉发疯呢……啊!滚……”

  “再叫唤某用女人的裹脚布堵你的嘴,特么的臭死你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外面一阵污言秽语,里面又发出了一声更尖利的惨叫,随后就被堵住了嘴。

  外面顿时就怒了,更多的叫骂声传来。

  可沈安却在斟酌着一个问题。

  “这年头难道就开始缠足了?”

  里面的惨叫变成了惨哼,外面的叫骂声这才渐渐平息。

  唐仁顶着两个黑眼圈来了,闻言就说道:“少,也就是缠着周围,让脚纤细一些罢了。您给想想,一个女人要是顶着双和男子差不多宽的脚……这在床上……那男人觉得不美啊!”

  沈安斜睨了他一眼,说道:“让女人缠足的都是畜生。”

  呃!

  唐仁的脸颊在颤抖着,觉得沈安这个地图炮开的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要是宫中有女人缠足呢?

  这个不知道,但有不少权贵官员都喜欢女人缠足,那也是畜生?

  他劝解道:“女人裹脚纤细,走路腰肢轻摆,如杨柳风中摇曳……还可把玩……”

  沈安一脸恶心的看着他,说道:“你喜欢?”

  唐仁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,说道:“没,某却讨厌女人裹脚。”

  沈安的面色稍霁,说道:“谁没有姐妹?就算是没有姐妹,母亲呢?祖母呢?裹着一双细脚干活无力,长途跋涉更是无能,老了还得受罪……所以干这事的不是畜生是什么?”

  沈安的模样很认真,唐仁只有点头的份,心中想着你要本事就去禁绝缠足吧,否则这事儿还真会越来越多。

  可沈安还真是在转着这个念头。

  他不大清楚缠足的起源,但却看过那些照片,当真是惨不忍睹。

  那种从小就撇断女人脚趾的愚昧之举,竟然发端于现在?

  沈安觉得这事儿真的是不能容忍,可看唐仁的模样,分明就是权贵中就流行着这种陋习。

  “招了……”

  里面一声呼喊,沈安暂时放下了缠足之事,微笑道:“这是硬汉?”

  唐仁赔笑道:“待诏,您都亲自出马了,再硬的好汉也得变成软骨头啊!”

  沈安一到雄州就解决了使者装病之事,那手段之凌厉,思虑之全面,不但震惊了陈志等人,更是让随行人员为之叹为观止。

  这位少年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啊!

  作为一个资深的官迷,唐仁自然要吹捧一番才是。

  沈安点点头,像是有些自矜的道:“只是却让沈某失望了,让沈某对硬汉这个词失望了……”

  “拔!拔光!”

  唐仁捂着嘴,震惊的看着沈安。

  这个少年竟然这般凶残吗?

  于是用刑一直持续到了天亮,口供也出来了。

  付锐带着一身的古怪气味出来了,说道:“待诏,两个辽人,一个汉儿,都是辽人的密谍。”

  “密谍?”

  沈安不禁大失所望。

  在他心目中的密谍应该是神秘的,身手是了得的。

  可今晚这三人却和猪差不多,沈安布下了一个圈套,他们真的就一头往里掉。

  这是哪门子的密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