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34章 耶律俊死了
  “回去?”

  沈安诧异的问道:“他回哪去?”

  饶春来愕然道:“耶律俊平日多在各处游走,不过此次他是来接应刘伸的,马上就得回去找辽皇。”

  这个找字当真是精辟。

  耶律洪基压根就是居无定所,还是一个游牧的习性,满世界乱跑。

  沈安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:“他回不去了。”

  饶春来觉得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,但却又觉得不可能,就笑道:“辽皇居无定所,要掌控辽国就需要耶律俊这等密谍头子的消息传递,所以他必定是要回去的。”

  沈安穿好了衣裤,然后叫人点火,竟然直接把那双鞋子给烧了。

  他慢条斯理的换上新鞋子,然后淡淡的道:“你的毒药在几日发作?”

  饶春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在燃烧着的鞋子,颤抖着说道:“待诏……三日。”

  沈安微笑道:“那耶律俊三日后定当毙命。”

  沈安的身份代表着他不会骗人,若是耶律俊三日后不毙命,那自然就是他饶春来提供的毒药不对头。

  那堆火渐渐的熄灭了下来,饶春来终于知道了沈安在桥上踢出去的一脚是什么意思。

  合着他同样是准备了毒针,只是把毒针弄在了鞋尖上。

  这一脚下去,耶律俊肯定觉得痛,然后那细微的针刺感就全被遮掩了。

  事后谁知道是沈安下的手?

  他还不知道耶律俊为了自己的面子说是撞到了栏杆,但已经激动的不行了。

  饶春来缓缓朝着北方跪下,然后喊道:“兄弟们啊!沈待诏为你们报仇了……”

  这声音苍凉,让人恻然。

  但沈安却知道,从此之后,饶春来此人就是自己的铁杆朋友了。

  有一个皇城司的铁杆朋友,那隐形价值不可估量。

  沈安上马,回身看了一眼远方,说道:“我们出发回京!”

  马蹄声轰隆,转瞬远去。

  地上的那一堆灰烬渐渐完全熄灭,秋风吹过,不断的带走了灰烬……

  ……

  陈志和通判站在城头上,焦急的等待着消息。

  秋风冷,两人渐渐的被吹的哆嗦起来。

  边上的官吏也渐渐的不耐烦起来,有人就蹲了下去,借助着城墙挡住北方来的大风。

  一骑渐渐从地平线上冒头,陈志见了就皱眉道:“快去接来,接到州衙来。”

  这里人多口杂,他怕沈安的坏消息被传播出去。到时候人心惶惶。

  他和通判到了州衙,然后木然看着门外。

  通判叹道:“知州,耶律俊手段了得,待诏怕是……”

  陈志木然的道:“求仁得仁罢了,某的奏疏已经进京了,想来陛下会抚恤他的家人。”

  一阵脚步声传来,接着一个军士就被人带了进来。

  陈志叹道:“待诏呢?城中的郎中都被某召集了起来,快带回来吧。”

  通判不忍的道:“此事……大宋会记得待诏的勇敢。”

  他没用血气之勇来形容沈安的愚蠢,就是因为不忍。

  两人说了一通,抬头却见军士一脸的愕然和……

  那是什么表情?

  “知州,通判,沈待诏已经回京了……特派了小人来报信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陈志打断了他的话,恼怒的道:“可是中了暗算吗?那回京有何用?此去路迢迢,哪来得及!”

  军士一脸懵逼的说道:“沈待诏并未被暗算,好得很……待诏说了,请二位近期留心北边的消息,那位耶律俊……沈待诏说他自己师从邙山名医,一看就知道那人怕是活不过三五日了。”

  军士说完转身就走。

  陈志和通判呆呆的看着门外,然后面面相觑。

  “没中暗算?”

  “好事好事,好啊!”

  “某总算是能睡个好觉了。”

  两人相对一笑,觉得这个结果再好不过了。

  “待诏说什么三到五日……”

  两人不禁就笑了,陈志说道:“少年人总是不服输……罢了,这事就当大风吹过吧。”

  ……

  四日后,一片荒野之中,一队骑兵在缓缓而行。

  刘伸有些不安,越是接近皇帝的驻地他就越不安。

  就像是个等待判刑的人犯。

  若非是耶律俊亲自来接应使团,他肯定会如同蜗牛般的慢慢挪动,越慢越好。

  想到这里他就看了一眼前方的耶律俊。

  这边的风大,从前日起耶律俊就有些发烧,刘伸劝他歇息几日,可这人不识好人心,以要急着见皇帝为由反而加快了速度。

  烧死你才好!

  刘伸暗自诅咒着,然后他就呆住了。

  前方的耶律俊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,突然一头栽了下来。

  瞬间队伍就混乱了起来,那些人奔向了耶律俊,刘伸却呆呆的看着天空。

  某发誓,只是诅咒了一次啊!

  随后大队人马转向,朝着刚出来半天的南京而去。

  南京,也就是宋人口中的幽州。

  可到了南京城里时,耶律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,于是一群人都傻眼了。

  这人竟然病死在了这里……

  谁的错?

  无数目光对准了刘伸。

  刘伸腿都软了,心想这不关我的事啊!

  可若非是他在雄州装病装了许久,来接应他的耶律俊此刻早就和皇帝会和了,哪里会生病……

  皇城司在幽州的密谍多不胜数,早有人抢先把消息传了回去。

  饶春来在雄州得了消息,激动的不能自己,马上叫人去京城报信。

  皇城司有自己的渠道,传递消息那叫做一个神速,饶春来觉得可能会比沈安还先到汴梁。

  “把消息递给陈知州他们。”

  陈志早已忘记了此事,所以当皇城司的人出现在身前时,他还皱眉不满的道:“何事?”

  来人说道:“刚到的消息,耶律俊病死于幽州……”

  什么?

  陈志不敢相信的站了起来,手一松,茶杯就掉在了地上。

  呯!

  滚烫的茶水四溅,有的溅在了他的鞋面上,可他却恍若未觉。

  通判也霍然起身,眨巴着眼睛说道:“饶春来莫不是昏头了?”

  来人听到这话就不爽了,但却不敢发怒,只是拱手道:“消息连续到了三波,都是耶律俊身死幽州的消息,确凿。小人告退。”

  他转身离去,陈志失态的道:“他……他竟然……他竟然弄死了耶律俊?”

  通判失魂落魄的道:“那人……皇城司的说了多少次要弄死他了……可他却一直在,可如今竟然死了?”

  陈志此刻依旧是不敢相信,可皇城司的人却不会在这等大事上糊弄人,所以……

  耶律俊真的死了……

  至于什么邙山名医,那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个幌子罢了。

  什么名医也没法从面色上看出人的寿命来,那不是名医,是神仙。

  通判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知州,奏疏,奏疏!”

  陈志也想起了那份奏疏,奏疏上他把沈安夸上了天,什么果敢无畏,什么为了大宋去赴死。

  可现在沈安不但没死,还把耶律俊给干掉了……

  官家接到奏疏会不会当沈安已经死了?

  然后沈安回来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