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36章 打破寂静的……(为盟主‘琉璃骑士’加更)
  赵祯很伤心,等包拯回来代表果果谢恩时,他只是微微摆手,连话都不想说。

  包拯也很难过,眼睛有些红肿,显然是在路上哭过了。

  “陛下,果果那孩子极为乖巧,臣子年幼,有个姐姐倒是不错。”

  赵祯点点头,知道包拯这是准备收养果果。

  没有沈安,他就算是给果果县君又如何,最后还不是孤苦无依?

  想到这里,赵祯不禁就陷入了哀伤之中。

  那个少年啊!

  富弼见了难免就劝慰几句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皇帝年纪大了,不能伤心伤神,所以宰辅们轮流劝慰,渐渐的就好了些。

  就在他们心中稍宽时,外面一声尖叫,把大家都吓住了。

  富弼大怒,回身喝道:“陛下在此,放肆!”

  你们这是想吓死官家吗?

  韩琦皱眉看着走进来的内侍,说道:“谁教的规矩?”

  赵祯也有些不渝,觉得宫中的规矩太松散了些,准备回头让人告诫一番。

  他是想告诫一番完事,可陈忠珩却是咬牙切齿的,因为他认出了来人。

  皇城司的什么时候那么跋扈了?

  回头得找张八年说说,否则迟早大家会翻脸。

  “陛下……急报。”

  可这个内侍却不管不顾的叫嚷了起来,而且一脸的喜气洋洋。

  赵祯见了不禁大怒,心想朕正在伤心,连皇后都知道不来打扰,宫中的内侍和宫女都知道说话放低了声音。

  你们这个……

  这是欺负朕心软吗?

  他的目光梭巡,最后定格在了肖青的身上。

  沈安不在了,他觉得看着这个人有些刺眼。

  “陛下,沈待诏……沈待诏他活过来了。”

  啥?

  赵祯正在琢磨着把肖青弄出去,闻言不禁一怔。

  “呃!”

  富弼看着这个内侍,只觉得一阵天雷滚滚。

  “你说他活过来了?”

  韩琦也是有些懵,按照字面的意思,沈安是死了,后面又活过来了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?

  沈安难道是死而复生了?

  那可真是……

  内侍知道官家为沈安的事正在忧郁,所以得了报信的差事,那叫做一个快若奔马,一溜烟就跑到了垂拱殿。

  他觉得这个差事能让管家记住自己。

  现在看来是记住了,可却不是好印象。

  内侍把肠子都悔青了,然后苦着脸道:“陛下,刚到的消息,沈待诏无事,正在回京的路上。”

  说完他偷偷的瞥了上面一眼。

  官家正在面无表情。

  这……这难道不是好消息吗?

  难道官家伤心是假的?

  他再次偷瞥了一眼……

  啪!

  赵祯一巴掌就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,声音好响亮。

  内侍看到他的脸上在抽搐……

  这分明就是自己把自己给打抽抽了啊!

  内侍的脸也抽了一下。

  赵祯的脸抽了几下,然后那脸上仿佛就多了阳光,一下就亮了起来。

 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,然后喜悦就难以抑制的涌上了心头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官家的喜悦是如此的自在和舒畅,富弼也受了感染,不禁笑了起来。

  韩琦笑道:“他这是没去见耶律俊吧,也好,也好啊!”

  富弼抚须道:“他一个少年待诏,去见耶律俊作甚?好好的回来就行了,等以后有了出使辽国的机会,老夫倒是可以建议他去。”

  韩琦不禁捧腹大笑着。

  他喘息着道:“让他去,就让他去,想来辽人会头痛欲裂,宁可退兵百里,也求着陛下下次莫要再让他去了……”

  富弼看着他,然后就失态的大笑了起来。

  赵祯也忍不住笑了。

  他轻轻揉着大腿那里的痛处,微笑道:“那少年……那少年啊!怕是有的人会头痛了。”

  富弼笑道:“陛下,怕是您要更头痛些吧?”

  赵祯一怔,才回想起自己先前被沈安给搅合的头痛欲裂的日子,就笑道:“朕倒是忘了这一茬,那少年……就是个不省心的。”

  富弼笑道:“可不是吗,不过他总算是能折腾出些东西来,否则陛下您不说,臣等也会收拾他。”

 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,笑一笑的,韩琦突然一拍脑门子,大家不禁都看了过来,他说道:“陛下,那宣城县君……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赵祯才想起了这个大乌龙。

  沈安没死,可果果的封赏却出手了,这下咋整?

  收回来?

  那岂不是朝令夕改。

  可若是不收回来,这事儿得有个说法吧?

  可怎么说?

  赵祯有些抑郁了。

  富弼觉得这事儿比较麻爪,但食君之禄,这个……还得背背黑锅才行。

  首相是很风光,可该有的担当得有,否则不但同僚看不起你,官家也会寻机收拾你,让你滚蛋。

  “陛下,要不……让包拯去说吧,好歹先收回来。”

  韩琦也觉得这事儿有些膈应,“若是沈安立功了,要封赏也没有封赏他妹妹的道理,这个先例可不能破,前唐……”

  一说到前唐,大家都冷淡了。

  前唐那位李隆基,得意洋洋的得了武后的遗泽,然后牛皮哄哄的以为自己文治武功无所不能,然后耽于美色。

  皇帝爱美女这不是什么丑闻,可这位李隆基却是爱屋及乌,让那一家子都飞黄腾达了,甚至差不多想和杨贵妃共江山的架势。

  虽然沈安这个和前唐的事儿看似不搭干,可大家都对这等爱屋及乌的事有些不满。

  人死了,那是抚恤,无所谓。

  人没死,那还是还回来吧。

  所以富弼的话大家都很赞同,至于包拯……

  老包整日都板着脸,一脸忠君爱国的模样,外加他还是文彦博的死党,那就让他来背锅吧。

  赵祯板着脸说道:“此事朕都下了旨意……”

  帝王之言可不能轻易改动,否则威权大损。

  富弼说道:“此事交给臣等即可。”

  咱们不要你背锅,这是这个先例却开不得,所以只能是对不住沈安的妹妹了。

  赵祯心中不渝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外面突然又是一声欢喜的尖叫,赵祯一个哆嗦看去,就看到个内侍兴高采烈的出现在门外。

  富弼也是一个哆嗦,等内侍进来后,他觉得真的是不能再容忍了,准备等说完事就收拾人。

  首相要收拾一个犯错的内侍,皇帝都会给些面子,出手责罚。

  这个内侍一脸的狂喜,那欢喜看着特别的真诚,让人不禁心情也愉悦起来。

  “陛下,耶律俊死了。”

  这个消息一下就引爆了殿内的气氛。

  宋庠出班道:“陛下,那耶律俊乃是大宋的心腹大患。两国和睦之后,唯有他手下的密谍不断在侵蚀大宋,皇城司据闻损失惨重,边境多地也被渗透,人心惶惶,陛下……大喜啊!”

  富弼出班道:“陛下,此乃大喜之事,辽皇定然要心疼了,臣为陛下贺。”

  “臣为陛下贺!”

  一阵欢声笑语中,赵祯觉得比先前的赞颂动听多了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那个来报信的内侍还想说话,可官家和宰辅们都在乐呵,他怯怯的,憋了许久才试探了一下。

  赵祯挥挥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

  内侍一脸的纠结,富弼觉得今天的内侍都有问题,而且都是皇城司的人。

  这张八年是要翻天了不成?

  富弼干咳一声,说道:“还不快快退下。”

  陈忠珩冷哼了一声,决定晚点就去找张八年说事。

  内侍一脸惶然的道:“陛下,还有啊!”

  赵祯很随意的道:“说吧。”

  “那耶律俊是被沈待诏给弄死的。”

  殿内瞬间就静默了下来,死一般的寂静……

  韩琦中午吃多了些,肚子里的气也不少。

  他刚才已经偷偷的放了好几个无声屁,站在他身后的曾公亮都干咳着警告了好几次,觉得他太欺负人了。

  你以为自己撅着屁股放屁就没味吗?

  臭死了!

  可韩琦是次相,当然不甩曾公亮的抗议,于是又悄然憋了一个。

  他刚撅起屁股准备释放,恰好就听到了这个消息,于是一下就没憋住。

  咘……

  略微有些尖利的声音一下就打破了殿内的沉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