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39章 进士出身,兄妹重逢
  肖青想死的心都有了,现在他只有寄希望于官家的推脱。

  进士出身代表着什么?

  十年寒窗,还得要百里挑一,甚至是千里挑一,这才能脱颖而出。

  这样的艰难历程,官家想一张嘴就帮人省略了,外面保证骂他昏聩的一大堆,连那些说他是仁君的百姓都会开骂。

  所以必须要慎重,否则刚才哪会说什么还差一点功劳。

  功劳不差,只是要慎重而已。

  赵祯看了沈安一眼,见他一脸的纯良,就叹道:“朕……此功不小……”

  “多谢陛下!”

  沈安不等他说完就躬身谢恩,赵祯无奈的道:“罢了罢了,你归来辛苦,想来还挂念着妹妹,朕也不留你,快去吧。”

  沈安躬身告退,转身之后就一溜烟跑了。

  别人面圣都是巴不得多待会,这厮竟然这般……

  赵祯微微点头,心想这才是真心实意,没有作假啊!

  这就是同意了,稍后自然有旨意下来,而后他沈安就是进士出身了。

  我呢?

  肖青微微瞥了官家一眼,发现他竟然没有看自己一眼,不禁就悲从心来。

  他和沈安是一起被派到官家的身边,沈安整日就折腾啊折腾,再折腾。

  按照事物的发展规律,以及沈安折腾的程度……这娃该把自己折腾死了吧?

  没有。

  压根就没有。

  这人反而是越折腾活的越好、越滋润。

  反而是他,按照赵允良的交代,他是谨慎谨慎再谨慎,自觉并无错处,堪称是稳重如山。

  可为啥就是原地踏步呢?

  而且按照刚才宰辅们的说法,原先他们这两个待诏可是要被歧视的,没有进士出身作为铺垫……你们俩就是棒槌。

  沈安已经脱离了这个行列,而你肖青还是个棒槌待诏。

  刚才我为啥要嘴贱啊!

  瞬间肖青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大耳巴子。

  ……

  沈安一溜烟就冲出了宫中,结果在宫门外就被拦截了。

  “安北兄!”

  赵仲鍼拦住了他,然后仔细看着他的脸,甚至还伸手摸了他一把。

  因为是久别重逢,所以沈安就多了些耐心,没出手打人,但依旧是骂道:“你这是抽抽了?”

  “安北兄……”

  他一说话,赵仲鍼竟然就哭了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怎么你啊!”

  沈安看看自己的手,心想我都没抽你,你哭个啥。

  可赵仲鍼依旧在哽咽,沈安仰天叹息道:“好好说话,不然抽你。”

  “他们……他们说你死了。”

  “这是谁在咒我呢?”

  沈安闻言大怒,揪住赵仲鍼一阵询问,然后无语。

  “那陈志……你说他急个什么呢?就那么不盼着我好?”

  沈安一路埋怨着,等到了包拯家外面时才想起一个问题。

  “果果可知道了?”

  尼玛!要是果果知道了,沈安发誓要让陈志好看。

  “没,消息就在上面走,一般人不知道。我们都瞒着果果呢。”

  赵仲鍼欢喜的不行,然后去敲门。

  包家的门一打开,门房看到了沈安,先是张开嘴巴,然后一声尖叫……

  “鬼啊!”

  沈安正在研究这人的扁桃体发炎的情况,闻声就怒道:“哥活着呢!别吓到果果。”

  他一路进去,老包在还在工作中,家中无人做主。

  老包家里现在也没啥女人了,据说是为了儿子要养生,所以全都散完了。

  而管家在度过了初期的惊骇后,确定了沈安是活人,这才带着他去见果果。

  老包家不大,不过转过了前院之后,沈安就看到了果果。

  今天的太阳很好,天空万里无云。

  果果就站在落叶缤纷的树下,闭着眼睛,身体微微摇晃着,嘴里念念有词。

  “……哥哥明天就回来啦……给我带了好些好吃的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好吃的不要啦……我还是最想哥哥啊……”

  果果在嘀咕着,突然觉得身体猛的被人抱了起来,就嚷道:“救命呀……”

  然后抱起她的手一抖,果果就在空中转了过来。

  她被吓得惊叫了起来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 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,就看到了一张笑脸。

  “哥哥……哥哥!”

  果果一把搂住哥哥的脖颈,瞬间就嚎哭了起来。

  “哥哥……咳咳咳……哥哥不要我啦,呜呜呜……”

  沈安看着嚎哭的妹妹,不禁眼睛也红了。

  他在雄州速战速决,就是担心果果一人会孤单害怕。

  果然啊!

  此刻他的心中全是内疚,就抱着果果哄着,诅咒发誓下次一定快些回来。

  赵仲鍼和包家的管家在边上看着,管家唏嘘不已,赵仲鍼却觉得有个哥哥真的不错。

  好容易哄好了妹妹,沈安放了她下来,然后冲着管家拱手道:“这段时日辛苦你们了。”

  管家见果果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,可却在笑,就笑道:“小娘子极为可爱,阿郎回来就喜欢和她说话。”

  沈安抱着果果出了包家,只说回头来谢包公。

  管家理解他的心情,就冲着果果挥挥手,说过一阵子再来玩耍。

  “我每天都来包家看果果。”

  沈安无恙,赵仲鍼就重新活泼了起来,然后开始给自己表功。

  “还有折克行,他也经常来,还给果果用刀削了好些东西。”

  沈安笑着谢了,等赵仲鍼红着脸不好意思时,就说道:“快回家去给你翁翁报信,就说我沈安又回来了。”

  这话颇有些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风采。

  沈安正在顾盼自雄,却没看到边上一个男子见到他后就如同是见到鬼般的表情。

  男子一溜烟就跑了,等停下来时,却是出现在了华原郡王府的里面。

  “……赵允让失去了沈安这个帮手,一家子也只能窝在家里发愁,那赵仲鍼没了沈安还能怎么蒸腾?官家也不会多看他一眼,所以此次算是个机会……”

  赵允良在侃侃而谈,边上的幕僚频频点头。

  “赵允让那头老狐狸为何要对赵仲鍼撒手不管?一是想告诉官家他没野心,二是赵仲鍼在外面误打误撞的,竟然结识了沈安这个给了他家无数助力的小子……”

  幕僚看到了门外在喘息的男子,就笑道:“郡王,自古因人成事的能有几人。他家这是缘木求鱼,最终只会是一场空……”

  赵允良也看到了那个男子,就点点头,在男子走进来时说道:“沈安死于辽人之手,这是天意……”

  天意啊!

  他觉得胸中的热血在沸腾。

  天意就是我老八家上位。

  男子进来后,畏畏缩缩的模样让赵允良很不满意,就喝道:“说话!”

  男子一个哆嗦,就跪了下去。

  “郡王,那沈安……他……他活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赵允良皱眉看着男子,问道:“喝多了?”

  才说沈安死了,他妹妹都封了县君,你竟然给我说他又活过来了?

  男子浑身颤抖着,连头也不敢抬,颤声道:“郡王……小人刚……刚看到了沈安,他和赵仲鍼在一起……”

  赵允良的嘴唇颤动了一下,说道:“好命的小子。”

  “郡王……”

  外面又来一人,一脸沉痛的说道:“郡王,刚来的消息,沈安在雄州立下大功……官家给了他进士出身……”

  呯!

  赵允良微微一笑,刚想说话,却觉得眼前一花,身体就猛的往后一倒,随即整个郡王府就慌神了。

  “郡王晕倒了,快去请了御医……不,请外面的郎中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