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40章 输了吃*屎
  “啥?县君?”

  沈安回到家中才知道妹妹得了个县君的消息。

  “那小子竟然敢忘记这样的大事?回头收拾他!”

  赵仲鍼见了沈安活着就欢喜的忘记了此事,回到家后才想起来,就叫杨沫来传话。

  杨沫嬉笑道:“待诏,这可是好事,您还得给小人赏钱啊!”

  “赏一巴掌!”

  沈安板着脸喝道,可最后还是弄了一块银子扔过去。

  “改日来喝酒。”

  杨沫接过银子一脸的稀罕,然后咬了一口,被庄老实作势要打,这才笑着走了。

  他前脚才走,沈安就抱起果果狠狠地亲了一口,欢喜的道:“我妹妹竟然是县君了?这可真是天上掉宝贝啊!”

  “去买菜,就冲着最贵的买,都买回来!”

  “哥哥,一起去!”

  “好好好!”

  沈安回家只是洗个澡,然后就带着一家子上街买菜。

  这一家子家仆都不知道沈安的事儿,所以就觉得自家郎君此行多半是扬威异域。

  到了菜市,沈安一阵指点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空中飞的……

  最后买的太多了,姚链干脆就弄了个担子挑着走。

  果果一直在和哥哥嘀咕,说自己这段时间怎么想他了,还有在包家有什么好玩的……

  “哥哥……包公包公!”

  果果突然指着前方叫嚷着。

  沈安抬眼看去,就见到了包拯。

  包拯的情况看来不大好,正扶着身边的马,痛苦的皱着眉头。

  边上是一辆马车,那挽马在不停的嘶叫着,显得很是焦躁痛苦。

  车夫在边上已经被吓傻了,正跪在地上求饶。

  老包做过权知开封府,也就是开封府知府这个职位,所以百姓中认识他的多。

  只是一瞬,沈安的视线里就全变成了脑袋。

  “油锅来了!”

  沈安看到人墙很严实,就喊了一嗓子。

  “油锅油锅!”

  果果也跟着嚷了起来,前方的人群竟然真的让开了一条道,但是埋怨也跟着来了。

  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想看热闹也不能骗人吧。”

  “还抱着个娃娃,我说小郎君,你这个哥哥当的可不怎么样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沈安才想起这样可是教唆了果果犯错,就堆笑道:“是某错了,错了。”

  “安北……”

  包拯看到了沈安,就笑道:“老夫听闻你回来了,就说来看看,谁知道却不小心擦到了腿,不过倒是无碍,来来来,扶老夫上马。”

  那车夫闻言就以为要处置自己,就哭道:“包公,小人这马受了伤……可不敢故意。”

  “受伤了?”

  沈安微微皱眉,他在观察着车夫,想看看是不是故意的。

  前段时间的政坛大乱斗可还记忆犹新,说不定哪个被包拯弹劾的家伙恼羞成怒了,直接找人下手弄他。

  车夫听他的语气中带着怀疑,就起身过去,然后抬起了压在马肩上的曲木,也就是槅。

  “哎哟!这马肩背都被磨破了,怪不得这马会惊。”

  边上有人马上就为车夫开脱,但确实是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。

  所谓的槅,就是弯曲着搁在牛马颈后和脊椎中间那个凸起地方的曲木,牛马拉车就靠这个。

  “哎!这事真怪不着他,不过包公……”

  周围的百姓都觉得此事真是误伤,可包拯是御史中丞啊!

  包拯已经把裤腿给扒拉上来了,能看到小腿迎面骨那里乌青一片。

  “骨头没事。”

  包拯试着踩了几下,觉得问题不大。

  “哦……”

  周围能听到一阵放松的声音。

  沈安干咳一声,心想老包你可没获得汴梁百姓的拥戴啊!真不知道后世那些关于你的故事是怎么忽悠出来的。

  包拯却没有什么不安的意思,试了几下后就准备上马。

  “没你的事了。”

  沈安代替老包做主了,只是看到那匹眼神可怜的挽马后,他就皱眉问道:“你这样挂马,这马它能受得住?”

  车夫觉得自己逃过一劫,就堆笑道:“哪的车都是这样挂的,小人赶车多年了,对马可比对自家儿子尽心多了。”

  “你这个挂法真的不对啊!”

  沈安摸着下巴,脑海里回想着前世去买煤时,那马车的模样……

  “不对!”

  “你这样挂法不对。”

  边上的不认识沈安,听到他在质疑车夫的职业能力,就纷纷出言辩驳。

  “那少年,谁家的马车都是这么挂的,难道你还有别的法子?”

  沈安点点头,说道:“我真有其它的法子,保证能比你们这个好,不伤马……”

  他再看着马车,就一脸嫌弃的道:“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人想到过……哎!”

  他觉得可以改进一下这个挂法,到时候大宋的马车都是自己改良的车驾……一提起沈某人,那自然是要竖大拇指。

  到时候谁敢说哥这个进士是混出来的,那就去民间打听打听哥的名声。

  名声很重要,沈卞在官员中间的名声不大好,连累着沈安也处处受人白眼。

  而要想逆转这个趋势,沈安必须从头做起。

  包拯轻声道:“别胡乱许诺。”

  少年人热血沸腾,一点就燃,在许多时候是好事。但现在是大街上,周围全是人,你要是办不到,那脸还要不要了?

  沈安笑道:“包公放心,我看了一眼,觉着可以弄弄。”

  “怎么弄?”

  说弄弄倒是还行,反正弄成啥样就啥样。

  沈安说道:“能让马拉车轻松很多,再也不用担心磨伤了。”

  “你在说大话!”

  边上有人认出了沈安,就喊道:“哎哎哎!诸位,这位就是沈待诏,官家身边的近臣,他说话可得算数吧?”

  这话里有挑唆之意,包拯冷冷的看了过去。

  可沈安却点头道:“沈某说话算数!”

  “好!”

  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你若是能做到,某那一日就吃*屎!”

  沈安一听这声音中带着些恶毒,就笑道:“既然是打赌,那就出来说话。”

  那边的人群一阵推攘,一个大汉给推了出来。

  沈安看着他,淡淡的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  大汉看了包拯一眼,有些犹豫。

  “这是我和你的赌注,和包公不相干。”

  “某黄……黄奇。”

  大汉见包拯不说话,就壮着胆子说道:“那你呢?若是你做不出来……”

  沈安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:“那沈某那一日吃*屎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汴梁人好赌,可律法不许赌,所以听到有人打赌,顿时就是一片叫好声。

  包拯当面不好说话,等沈安和那男子立下文书后,一行人才转往榆林巷。

  一进巷子,包拯就怒道:“好不好的赌什么赌?那……那东西很好吃吗?”

  他本想说屎,可看到果果在自己的马背上得意洋洋,就改了口。

  沈安笑眯眯的道:“包公放心,那人吃定了……”

  随后消息蔓延,没多久整个汴梁城都知道了这个赌约。

  赵允良才醒,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一下坐了起来,先是找人问马车的挂法可能改进成功,结果府里的几个车夫都诅咒发誓,说要是真能达到沈安说的那样,他们就吃屎。

  赌约看来是深入人心,连自家府中的车夫发誓都用吃屎来当做誓言。

  赵允良狞笑道:“造势,找人去造势,声势要大起来,别让他有反悔的机会。”

  于是消息就飞快的在城中散播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