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41章 当年澶渊之盟若是有你……(为盟主‘低头微笑’加更)
  “你哥哥可给你带了好东西了?”

  一到沈家,包拯就抱起果果问话。

  果果也是兴奋的板着手指头数着,那欢喜几乎都要洋溢出来了。

  看样子在包家时老包对果果不错啊!

  沈安微微点头,然后拿了纸笔来开始回忆。

  后世的马车拉着上千斤的煤能走山路,除去长坡之外,一般无需主人出手相助,靠的就是那一套绑系方法。

  沈安觉得自己的画工很不错,起码看起来有些美感。

  “你画的这个……是狗拉车?”

  包拯有些犹豫的看了半晌,才认出是一条狗在拉车。

  “是马!”

  沈安回头,一脸悲愤的道:“我说包公,您这见过狗吗?”

  他指着那个拉车的动物说道:“看看,马头,马身上,马尾巴……”

  果果被老包抱着,突然嚷道:“哥哥,没脚……”

  沈安一怔,然后看看,确实是没脚。

  他干笑道:“忘记了忘记了,果果的眼神好啊!”

  老包气得指着他说道:“果果说的你就说眼神好,老夫说的你就是……你这是指狗为马吧。”

  沈安振振有词的道:“在我的眼中这就是一匹马,完美无缺……”

  老包气呼呼的把果果放下来,说道:“你小子立文书的时候就使坏了吧,竟然没写多久弄出来……咦!”

  老包突然一拍脑门,恼怒的道:“你这小子就是个奸猾的!”

  沈安把笔搁下,怒道:“我哪奸猾了?”

  老包指着他,叹道:“文书上约定若是输了,那人一刻钟之内就得吃……吃那个。却没定下是多久比试……沈安啊沈安,你这人……”

  “太不老实了。”

  老包觉得自己真的是白活了大半辈子,竟然现在才想到沈安在文书里弄的手脚。

  沈安心中得意,心想后世合同里的陷阱多不胜数,哥这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,若是能主持和辽国签订合约,他保证能坑的耶律洪基只想吐血。

  包拯要回去了,临走前突然涌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。

  “老夫想着……要是当初澶渊之盟时大宋有你在,派了你去搅合,签订合约也让你去,那辽皇会不会被你给坑死了都无话可说……”

  沈安笑眯眯的道:“怎么会呢!若是我在,那肯定是要一力主战……”

  于是沈安就在家里琢磨着改良马车绑系的方法,而外面也有些渐渐明悟了。

  那个黄奇却是毛御史的表兄,所以当时看到沈安说大话,就冒泡去挤兑他。

  得了文书之后,黄奇一溜烟就跑到了御史台的外面,只说毛御史家中有急事找他。

  等毛御史急心火燎的冲出来时,却没见家人,就见到了黄奇这个表兄,就怒道:“你家的事找我作甚?”

  黄奇一听就一肚子的火气,说道:“你装什么装!哥哥我今日给你带来了好东西。”

  这黄奇就和泼皮差不多,毛御史一向就看不起这个表兄,每次见面不是嘲讽就是冷淡。

  “好东西?”

  毛御史狐疑的看着他说道:“你莫不是在外面闯了祸……”

  黄奇摸出文书,冷冷的道:“自己看。”

  毛御史接过文书仔细看着,随口还嘲讽道:“你莫不是把自家的屋子给卖了吧……那一家子住哪去,先说好,我家中可没地方……咦!马车!”

  黄奇双手抱胸,得意洋洋的道:“往下看。若不是想着你被那沈安打过两次,哥哥我今日都不来了。”

  毛御史细细的读了,然后一拍黄奇的肩膀,说道:“你等等。”

  他一溜烟跑了进去,黄奇怒道:“这是我的文书,你别想过河拆桥。”

  毛御史冲进去找到了御史台的车夫。

  “这马车的绑系可还有更好的法子?不磨马背的法子。”

  御史台的马车作用不大,车夫整日无所事事,算是个美差。

  可没事做也无趣啊!于是这车夫大白天就偷偷喝酒,此刻正在晕乎着。

  他抬起醉眼,打个酒嗝说道:“毛御史?没,都用了那么多年了,谁有法子早就用上了,没,没法子。”

  毛御史伸手在袖口里摸了一阵子,最后摸了一小串铜钱出来。

  “若没错,这钱就是你的了!”

  这车夫每日喝酒,早就喝的钱光光,此刻一见钱,那两眼就放光了。

  “毛御史放心,小人发誓,若是谁能弄出不磨马背的法子,小人愿意吃屎……”

  毛御史心中窃喜,就板着脸道:“少说这些恶心人了。”

  回过头他出了御史台,见黄奇在不安的来回溜达,就冷哼一声。

  “此事你做得好,若是事成了,以后你的事我帮了。”

  黄奇等的就是这句话,闻言急忙拱手感谢。

  泼皮经常犯事,有个御史表弟出面,一般的事军巡铺也不会和他计较。

  这就相当于免死金牌。

  黄奇得意洋洋的回去了,毛御史也心中舒畅的去做事,顺手写了份奏疏,然后递进了宫中。

  “陛下,御史弹劾沈安……”

  赵祯还沉浸在辽国吃了大亏的喜悦之中,闻言就随口说道:“他才回汴梁,难道又惹祸了?说说吧。”

  陈忠珩接过奏疏看了看。

  “噗!”

  刚才君臣在商议提点江东刑狱王安石的官职,富弼正在琢磨着,听到这个笑喷了声音,他不禁皱眉看去,却是陈忠珩。

  赵祯也不满的道:“成何体统!”

  陈忠珩急忙请罪,然后说道:“陛下……这沈安,这沈待诏……他和人打赌呢!”

  赵祯嗯了一声,不悦的道:“他这是无事找事,赌了什么?”

  陈忠珩说道:“沈安和一个泼皮赌改良马车的绑系之法,说是能不磨马背。”

  “若是不能呢?”

  富弼觉得这个沈安真是……让人无语了。

  “若是不能,那就吃……吃屎。”

  “噗!”

  “噗!”

  殿内的君臣集体笑喷了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赵祯笑的前仰后合,好容易消停了,见下面的宰辅们依旧是笑的不能自己,就怒道:“若是他输了呢?堂堂待诏难道当众吃那个什么?”

  宰辅们一怔,他们都只顾着乐呵,至于下面的官员因此会倒霉什么的,那和咱有啥关系。

  只是一想到这事儿是沈安的手笔,顿时各种情绪就上来了。

  是该幸灾乐祸,还是该微微同情……

  “去问,问问可能改良了。”

  赵祯恼怒的政事都不想理了,说道:“那王安石之事,诸卿缓缓的议着,回头报给朕。”

  于是众人各自散去。

  才出了殿门,韩琦就急匆匆的往政事堂跑。

  富弼等人也是脚下匆忙,路上遇到的侍卫们都惊讶不已。

  “相公们这般急切,莫不是出大事了?”

  一到政事堂,一群宰辅就找到了车夫。

  车夫只是个小人物,何时有过这等待遇。

  被一群宰辅盯着,他紧张的手足无措。

  “……相公,怕是……怕是不能啊!”

  韩琦皱眉道:“能就是能,不能就是不能,说吧。”

  车夫一咬牙就说道:“不能。”

  曾公亮再次追问,车夫咬死就说不能。

  “当着诸位相公的面,小人不敢撒谎呢。”

  马车的绑系法已经用了多年,就像是吃饭用筷子一样的根深蒂固。

  “诸位相公当面,小人打个不恰当的比方。”

  车夫伸出右手的食中二指,还夹动了几下,谄媚的道:“这就像是人吃饭得用筷子吧,难道不用筷子要去用刀子?那不得是野人才这般吃……或是用手抓?那多丢人啊!比用刀子的野人都不如……”

  这个比喻是话粗理不粗,几位宰辅面面相觑,然后回了政事堂。

  富弼纠结的道:“难道……那沈安真要去吃那个?”

  这时有人来禀告事情。

  “诸位相公,那赌约出来了。”

  “说说。”

  富弼觉得沈安吃屎不关自己的事,他也不会有半分不舍。

  可官员的面子却丢光了啊!

  门外的小吏看来也是个八卦党,外加马屁党。

  “诸位相公,那赌约只说了谁输谁当场吃屎,可却没说多久开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