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46章 杀牛宰羊
  汴梁城因为城外的一场赌局而万人空巷,留在城里的人也心神不定,不时有人传回来消息,引发了阵阵猜测。

  “……马车开始跑了。”

  “跑的好快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在评判了。”

  消息很快,各处都有人去打探,然后快马回报。

  赵允良在家里喝酒,身边的幕僚陪同,前方还有一队歌姬在且歌且舞。

  乐声悠扬,舞姿充满了诱惑。

  赵允良举杯欲饮,却叹道:“人生在世,口腹之欲当第一,其二便是男女之欲,某今日也算是鱼与熊掌兼得,人生至此,夫复何求啊!”

  幕僚一阵轻笑,有人说道:“郡王雅量高致,颇有出尘之意,想来子孙会有福报。”

  这个马屁拍的比较隐晦,按照沈安的说法就是读书人拍马屁就喜欢转几个弯。

  子孙福报啊!

  赵允良微微点头,他是没戏了,所以最好是摆出一副飘逸出尘的姿态,等儿孙上位后,自然就是福报。

  老八家誓要为皇!

  “郡王……”

  一声尖利的叫喊传来,赵允良放下酒杯,皱眉道:“闹什么?某多次说过,家中要镇定,要轻言轻语。心不定,神就会飘摇,那能成什么事?嗯?”

  几个幕僚都纷纷赞叹着他的话,特别是那一句‘心不定,神就会飘摇’,更是被他们反复提起。

  外面的仆役收拢了心神,一脸正色地走了进来。

  赵允良微微点头,觉得自家的仆役们还是能挽救一下的。

  皇室对子弟的要求很多,但最多的还是镇定。

  他记得自己父亲,著名的八大王赵元俨曾经语重心长的说过:要镇定,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,这才是皇室子弟。

  所以他很是淡然的道:“何事?”

  幕僚们猜测这多半是家事,所以都纷纷举杯,免得赵允良尴尬。

  “郡王……”

  仆役呆板的道:“城外的马车试完了……”

  “哦!”

  赵允良的眼中多了欢喜,问道:“谁赢了?沈安吃了什么?”

  幕僚们一听也乐了,有人说道:“郡王,怕是天气太冷,要热热才好。”

  “呕!”

  赵允良听到这话就笑道:“这龌龊的……罢了,稍晚罚酒。”

  仆役苦着脸道:“是沈安……”

  呯!

  一个幕僚的手一松,酒杯落地化为齑粉。

  赵允良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碎屑,那仆役就补充道:“郡王,那人正在吃呢,吃的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仆役被吓到了,呆呆的忘记了出去。

  赵允良突然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滚!”

  仆役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,幕僚们也噤若寒蝉。

  赵允良突然微笑道:“此事……赵允让那个老匹夫应当是在欢庆了吧?他……他的命真好啊!”

  他在想,如果沈安是华原郡王府的人,那该多好啊!

  “准备好酒!杀羊,杀牛!”

  汝南郡王府中,赵允让已经是癫狂了。

  赵宗实的精神好了不少,在含笑看着自家老爹在指东打西。

  郡王府早就和沈安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所以从沈安立下赌约之后,整个郡王府都在紧张的等待着这一天。

  输了那没说的,沈安名声扫地,郡王府也没好果子吃。

  如今沈安不但是赢了,听说那绑系之法还很出色,那些老车夫都说天下的赶车人都该感谢他。

  这便是荣誉啊!

  老赵觉得与有荣焉,站在那里喊道:“放倒一头牛,老夫要吃烤牛肉,仲鍼呢?他喜欢吃炖的,赶紧的。”

  老家伙满面红光的在叫嚣着,压根就不怕别人去举报自家杀牛。

  不过也没人敢去举报,不然老家伙暗地里的报复会让举报人悔不当初。

  他是一家之主,情绪天然就带着传染性,瞬间郡王府里各处都多了喜意。

  赵宗实喜欢这种感觉,他笑道:“爹爹,沈安看来还是有了把握才定下赌约的。”

  赵允让回身看着他,微微皱眉道:“这事你别管。”

  从沈安用邙山神医传人的身份断言赵宗实是有神经病之后,郡王府的事都在远离着赵宗实。

  赵宗实笑道:“爹爹不必担心,宫中迟早会有皇子出生,孩儿这身体也会渐渐的好起来。”

  赵允让脸上的皱纹又深刻了些,他隐蔽的叹息一声,说道:“沈安说外界的各种议论只是疯狗狂吠罢了,你越是在乎这些,他们就会越高兴。你当他们不存在,那自己反而得了安宁。”

  赵宗实点点头道:“爹爹放心,孩儿知晓了。”

  赵允让笑道:“你知晓了最好。这人啊!到了为父这等年纪,想的就是儿孙。为父只望着你们都平平安安的,若是能混上那个地方,哎!那为父就算是立刻去死,那也甘心。”

  赵宗实苦笑道:“爹爹,您还是要长命百岁的才好。宫中……那不是个好地方,孩儿觉得那里面冷冰冰的,让人觉得从骨头缝里冒冷气……”

  赵允让板着脸想训斥几句,可最后还是化为一声叹息。

  “阿郎,牛来了!”

  老仆欢喜的进来禀告道,“好大的一头牛,阿郎。”

  赵允让马上又欢喜起来,扯着大嗓门说道:“马上宰杀了,都有……咦!差点忘了,送些到沈安家去,就说给他妹妹吃。”

  送沈安有勾结之嫌,虽然他们之间早已经勾结了,可能避开当然最好。

  于是果果就成了受赠人。

  牛肉送到了沈家,沈安面不改色的吩咐道:“天气冷了,弄个红烧的,晚上一家子吃红烧汤饼。”

  姚链干呕了一下,这娃很可怜,从城外回来之后就把早饭吐干净了。

  “呕!”

  看着他捂嘴往茅厕跑,沈安生出了些隐恻之心,说道:“那个……二梅啊!”

  “郎君。”

  曾二梅悄无声息的出现了,从沈安北上之后,果果又去了包家,她就觉得自己作出来的食物失去了灵魂,所以很是颓废。

  如今好了,郎君立功归家,还得了个进士出身,加上果果的县君身份……

  老沈家的未来大有可为啊!

  沈安却觉得老沈家的未来有些堪忧,他交代道:“我记得家里有山楂的,给姚链熬煮一碗开开胃。”

  交代完他就一脸黑线的走过去解救花花。

  就在前方,果果正抓住了花花的后腿在拖着走。

  花花在呜咽着,不时回头求救。

  沈安过去抱起了果果,说道:“我的小祖宗哎!你这是要拖死它不成?”

  果果嚷道:“花花累了,哥哥,花花累了,我帮它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