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48章 你杀人了
  晨曦下,度过寒冷一夜的鸟儿开始叽叽喳喳的在树上野望。

  “吃东西喽!”

  扑啦啦,一群鸟儿飞了下来,围住小女娃。

  果果张开小手,一只鸟儿飞了起来,在她的手心里啄食着粟米。

  “哈!”

  边上一声厉喝,鸟儿们扑啦啦的又飞走了。

  果果委屈的看过去,就见自家哥哥在练刀。

  那身影矫健,那刀光在晨曦的映照下慑人心魄。

  “杀!”

  沈安一刀劈去,自觉这是巅峰状态的一刀,所以不禁看向了前方的大门。

  “没刀气啊!”

  沈安有些失望,回身走过去时,又把剩下的几只鸟儿给吓跑了。

  “哥哥!”

  果果嘟嘴生气,沈安摸摸她的头顶,说道:“回头哥哥给你用箩筐抓几只来。”

  童年时支起箩筐,在下面放点米,然后抓捕小鸟,这是件欢快的事。

  吃完早饭,沈安准备带着妹妹去大相国寺溜达一圈,顺带为逝去的父母祈福。

  杨沫就像是一个幽灵般的出现了。

  “沈待诏,有人弹劾您灌人屎尿,置人于死地……”

  “啥?”

  杨沫看了果果一眼,沈安说道:“果果,今日去郡王家玩好不好?”

  果果点头道:“好,有小姐姐一起玩。”

  赵仲鍼有妹妹,沈安也想让妹妹扩大朋友圈,所以经常来往。

  “黄奇死了。”

  果果去了郡王府,赵仲鍼却来了沈家。

  他觉得这事儿不大好,“我翁翁说这件事就是拉屎没擦干净,别人嗅到了屎味,就认为你拉裤子里了。”

  这个老流氓!

  沈安被这个比喻打击了一下,但却一点不慌。

  “今日教你些别的东西。”

  沈安被弹劾了,而且还是人命案子,家里的人有些不安。

  陈大娘抱着果果准备出发了,庄老实叮嘱她注意拐子,然后就去了书房,准备提醒一下沈安。

  这事儿要重视啊!

  可沈安却和赵仲鍼在书房里嘀咕,一点都不急,这怎么能行?

  “……三冗是大宋最为急切的问题,有无数人说过,庆历新政也是冲着这个目标去的……”

  庄老实听到了这些话,赶紧缩缩脖子,然后又悄然退了出去。

  “可三冗是怎么来的?找不到这个根由,什么新政、什么革新都是扯淡!”

  沈安提出了问题。

  三冗就是冗官、冗兵、冗费!

  也就是大宋的三大痼疾!

  赵仲鍼在思索,折克行以手托腮也在思索。

  “小弟觉着吧……冗官是因为荫补的太多了……”

  “接着说!”

  沈安有些得意的点点头,身体微微后仰,靠在了椅背上。

  王安石的官职定了,度支判官。

  度支掌财务,实际上就相当于半个户部。而真正的户部却成了一个养老的地方,无事可做。

  相当于户部侍郎啊这是!

  老王现在开始官运亨通了,按照历史的轨迹,他在京城待了几年,然后就回家守孝,直至眼前这个小屁孩做了皇帝,才把他从老家抓了回来。

  “安北兄,荫补可是稳定朝局的手段,小弟认为……不可少啊!”

  沈安只觉得一股子火气就冲了上来,喝道:“怕怕怕,从开始就怕,于是就和文官搅合在一起,帝王不像帝王。荫补荫补,只会直接把大宋补到阴间去!”

  这是沈安第一次冲着赵仲鍼发火,大抵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

  你小子登基后,没抓住问题的根源,就急切的把王安石从老家捞回来,然后把大局一股脑儿的丢给他去做,这是何其的轻率啊!

  赵仲鍼不服气的道:“可大宋很稳……”

  沈安拿起书本,骂道:“稳是稳了,可代价是什么?叠床架屋,官员多不胜数,为了安置他们,也是为了相互牵制,就到处搞发明创造,这里弄个新职位,那里弄个养老的地方……”

  赵仲鍼觉得这话有些犯忌讳了,就想提醒一下。

  可沈安更快,他一书本拍在打盹的折克行的头上,然后说道:“大宋的帝王这是先怕武人,于是以文御武。然后又担心文官,于是把各种职务肢解了,互相牵制……这也怕来那也怕……这帝王做的有意思吗?”

  “啊!”

  折克行被拍醒了,抬头吸吸口水,然后茫然的道:“有意思,有意思!”

  沈安满脸黑线的看着他,怒道:“午饭不许吃!”

  赵仲鍼灰溜溜的回到府中,先去看了果果和妹妹在一起玩耍,然后才去找到了赵允让。

  天气冷了,老赵也没法袒胸露乳了。

  老家伙躺在榻上打盹,听到脚步声后就睁开眼睛,问道:“可是仲鍼吗?”

  “翁翁。”

  赵仲鍼疾步过来,给他掖了掖被角。

  赵允让缓缓坐了起来,接过茶水喝了一口,问道:“黄奇之死就是件烂事,沈安慌了吗?”

  赵仲鍼想起了因为中午偷吃东西,被沈安拎着木棍到处追打的折克行,不禁就笑了,说道:“没慌,他还说了些……朝堂之事。”

  “何事?”

  赵允让闭上眼睛养神。朝堂之事……沈安还是太年少啊!

  “他说三冗主要还是因为帝王畏惧了……”

  “嗯!”

  赵允让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说说。”

  “……帝王害怕了,于是各处都在防备,包括厢军都是这种想法的产物。一切的一切,都是帝王害怕了,从武人到文官,再到百姓,都是帝王防备的对象……”

  “怕什么?”

  “沈安说……帝王是怕造反。”

  赵仲鍼看了看边上,只有那个老仆在,才放低了声音说道:“沈安说咱们家就是造反当上的皇帝,这倒是没什么。可自己造反做了皇帝,就担心别人有样学样……过犹不及啊!刘邦也是造反,前唐的李家也是造反……可也没这么担心过。”

  他没说的是,沈安直接把大宋的帝王批为神经病,被迫害妄想症的重度患者。

  赵允让摸摸自己上嘴唇的胡须,点头道:“胆大啊!”

  他微微低头,见赵仲鍼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,就笑道:“去吧!”

  这是赞同了沈安的看法?

  赵仲鍼起身,期冀的看着祖父。

  赵允让一瞪眼,骂道:“滚!”

  于是赵仲鍼就欢喜的跑了。

  老奴等赵仲鍼走了之后,才说道:“阿郎,那少年胆大啊!”

  赵允让点点头,说道:“少年意气,官家知道了也不会怪他。不过……害怕……老夫怎么觉着他说得对呢?”

  这人竟然赞同沈安的说法,也就是说,他赞同历代皇帝就是胆小。

  老仆一脸黑线的出去看了看,幸好没人。

  ……

  “我没杀人啊!”

  内侍又来了,问他的自辩奏疏。

  沈安一脸悲愤的道:“那黄奇昨日还活蹦乱跳的,怎么一夜之间就死了?这肯定是有人在陷害我。”

  内侍冷静的道:“仵作验尸了,说黄奇乃是中了砒霜而死,只是……”

  这是怀疑沈安睚眦必报,赌约大胜之后,依旧不肯放过黄奇。

  沈安很无辜的道:“赌约之事外面有人开盘,那黄奇下注自己赢,结果……倾家荡产不说,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务……我犯得着杀他吗?看着他狼狈不更好?”

  内侍略微一想也是,加上他觉得沈安这人不错,所以为难的道:“朝中有不少人弹劾,说铁定是你杀的人。”

  “这是想恶心人呢!”

  等内侍走了之后,沈安杀气腾腾的叫来了折克行和姚链。

  “那黄奇之死铁定不简单,他又欠下了大笔债务。债务和砒霜的来源,还有找关系去开封府问问消息,问问那日谁进出过黄家。”

  开封府里,左判官杨靖正闭目听着下属的禀告。

  “府判,那黄奇欠了许多债务还不清了,他的妻子刚被收监,只是一直说冤枉,说夫债妻偿,她杀了黄奇只是自寻死路,那还不如带着孩子走了。”

  杨靖微微点头道:“这是实话,他的妻子不傻的话自然不会杀人,而且毒药不好配,他的妻子也没那个门路……”

  他闭门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谁去过他家?”

  “府判,如今黄奇就是一条落水狗,街坊亲戚都不交往了,去的都是讨债的泼皮……还有他的表弟,御史毛桥。就是诨号一点黑的那个毛桥。”

  毛桥的鼻子上有颗大痣,很是醒目。

  杨靖点点头,然后又闭上了眼睛,说道:“此事……要慢慢的查。”

  下属心领神会的道:“是。那沈安得罪的人不少,咱们慢慢的查,他就会整日焦躁不安。”

  杨靖的鼻孔里微微哼了一声,然后捂着温热的茶杯,就此神游物外。

  ……

  此刻是深夜一点半了,爵士依旧在码字,辛苦不算是什么,但是希望能支持正版阅读的书友们继续支持。

  身体不是很好,精神更是糟糕,最近在吃药调理,中药。所以若是发现错误的话,恳请大家谅解一二,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