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49章 邙山名医
  天气冷了,宫中的男女也懒了。

  赵祯最近过的很养生,所以面色看着不错。

  “……官家,沈安说自己委屈,可为了陛下的大业,他觉得这不算是什么。”

  赵祯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,想笑,却又想发火,最后说道:“朕有何大业?”

  大业是隋炀帝的年号,沈安说这个的时候,铁定是忘记了此事。

  内侍尴尬的道:“沈安还说这等小案子开封府却迟迟查不出来,多半是有情弊,互相勾结,他就派了家仆和折克行去查……”

  这是给皇帝报备的意思,免得被人抓小辫子。顺便给开封府挖了个大坑,就等着人往里面跳。

  赵祯微微皱眉,边上的陈忠珩对内侍摆摆手,等他出去后才说道:“官家,那些人总是乐于见到沈安吃亏的。此案就算不是沈安做的,他们也会压着慢慢查,就是想让沈安惶惶不可终日……”

  沈卞的儿子,特立独行者的儿子。

  这个符号很强大,让文官们天然对沈安带着反感。

  陈忠珩看了赵祯一眼,见他没发怒,才继续说道:“沈安说了北望江山之后,皇城司的人说外面多有……鄙夷。”

  北望江山,谁敢去?

  大家都不敢去,你沈安一句话就把大家的伤疤给揭开了,不怼你怼谁?

  “后来沈安在雄州的话也被传了回来,私底下那些人都在说沈安是个异类,比当年的沈卞还要异类……”

  陈忠珩艰难的吞咽了一下,说道:“沈安说大宋没有大丈夫……他说汴梁的风都是温柔的……”

  赵祯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  陈忠珩听到了些让他不安的气息,但也只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沈安说汉儿从不柔弱,他说……汉儿当有大丈夫,大宋……当有大丈夫……”

  这话打脸打的太过了些,而且还是地图炮,一炮糜烂千里,是男人都跑不掉。

  赵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,缓缓的道:“大丈夫……满朝都是大丈夫。”

  陈忠珩不知道官家是不是在嘲讽着什么,见他面色微白,就说道:“官家,可要让御医来看看?”

  赵祯摇摇头,说道:“给一丸药。”

  近几年赵祯越发的崇信道家了,丹药也经常吃,觉得效果不错。

  陈忠珩应了,亲自去取了一枚丹药来。

  丹药遍体微红,微微一小颗。

  赵祯服用了丹药,刚来了精神头,外面有人来禀告。

  “官家,御史毛桥在宫门外泣血嚎哭,说自己的表兄被人毒死,凶手却在家逍遥自在……还说了什么老天不公。”

  赵祯叹道:“催催开封府,别拖了,再拖朕就自己去查。”

  稍后左判官杨靖就来了。

  “案子如何了?”

  皇帝也要学会和光同尘,赵祯深谙此道,所以神色淡然。

  杨靖低头道:“陛下,臣令人去查探了那日进出黄家之人,都没有买卖毒药……砒霜的痕迹,臣……无能。”

  他觉得这个案子是手到擒来,所以想戏耍沈安一番。

  可现在却找不到毒药的来源,进而无法确定谁有嫌疑,于是就麻爪了。

  赵祯提高了些嗓门,不悦的道:“京城的砒霜……朕记着是有数的吧?”

  砒霜是毒药,可也是一味药材,所以需要严加管理。

  杨靖的额头见汗了,他艰难的道:“陛下,臣令人查过了,并无大出入……”

  每斤每两每钱的砒霜都有去处,都能一一查证……那么凶手自然无处寻觅。

  杨靖觉得自己先前的自信在此刻都成了笑话。

  “臣已经叫人去城外各处药店巡查了,定然能找到短少的砒霜。”

  他深深的一躬,浑身渐渐汗湿……

  ……

  宣德门外,毛桥跪在那里,眼角挂着两条血痕,悲痛不已。

  “……我那表弟本是老实人,只是被沈安逼着定下了赌约,他死的冤啊!”

  边上的御史们都怒了,七嘴八舌的说着沈安的阴毒。

  “那人就是个阴毒的,睚眦必报,某多年来从未见过这等心狠手辣之辈。”

  一个御史振臂高呼道:“诸君,咱们去沈家!为毛兄讨个公道!”

  “同去同去!咱们看看那贼子可敢跋扈,若是敢,打破他家的门庭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群人刚回头,就和被捏住脖颈的公鸡般的消停了。

  有人怒道:“沈安!你还敢来这里!”

  来人正是沈安,他的身后跟着折克行和姚链,另外还有个道士,看着就像是衙内出游般的轻松。

  “咦!你等这是在叩阙呢?”

  沈安一脸的惊讶,这些御史们的气势微微弱了些。

  叩阙可不是好词,为了一个案子来叩阙,你确定自己不是来消遣官家的?

  赵祯要是事事都管,那还要开封府来作甚?还要满朝的衮衮诸公来作甚?

  这话同样是地图炮,把在场的御史们全都包了进去。

  有御史指着沈安喝道:“沈安,你毒杀了黄奇,竟然还敢来此……”

  “毛兄!”

  这御史回身准备召唤帮手,然后大家一拥而上,把沈安围殴一顿,也算是出一口恶气。

  而且这等行径多半是要青史留名的。

  后人看着史书上面的几行字:某月某日,御史某某等于宫外殴待诏沈安……

  围殴一个杀人犯,有功无过啊!

  而且我可是带头大哥,肯定能留名。

  他踌躇满志的一回头,却见毛兄满头大汗的站在那里。

  “这天不热啊!”

  天气很冷,可毛桥却是满头大汗,头顶上白气渺渺,看着就像是得道的高人要飞升了。

  “这天气真热啊!”

  这是谁脑子抽抽了?

  众人回头,却见沈安正在走过来。

  他笑眯眯的道:“毛御史……久违了啊!”

  毛桥的嘴角颤动了一下,鼻子上的大黑痣也动了动,上面的一根黑毛在迎风招展着。他强笑道:“你杀了人,还敢招摇过市……”

  沈安叹道:“你竟然还能站得稳,沈某佩服之至。”

  当看到毛御史眼角的两溜血痕时,沈安觉得他的演技当真是感天动地。

  有个御史在挽袖口,说道:“他来的正好,毛兄,刚才开封府的杨靖才进去,肯定是找到了证据。咱们拿下他,等杨靖出来再说话。”

  这位堪称是为了同僚两肋插刀的好汉,竟然一点都不怕沈安带着的三个帮手。

  不,是两个帮手。

  第三人是个道士。

  众人都在看着毛桥,可他流汗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了。

  “毛兄,你这是……”

  大家都觉得不对了。这天那么冷,可你却和三伏天似的反应,这啥意思啊?

  沈安招招手,道士就走了过来。

  他指着毛兄问道:“可是他?”

  道士点头道:“是。”

  噗通一声,毛桥竟然坐在了地上。

  沈安不禁就笑了,说道:“你的胆子比我的大,竟然敢毒杀自己表兄。毛御史,你不但毒杀了自家表兄,还贼喊捉贼的弹劾沈某,你这谋略不错啊!”

  什么?

  御史们瞬间就怒了,有人喊道:“毛兄说说话!”

  御史们不是蠢货,只是同僚的身份和对沈安的同仇敌忾,让他们一时迷惑了而已。

  可毛桥的异常却让他们觉得不对劲了。

  正常人被人污蔑为杀人犯,那铁定是要反驳的,甚至会破口大骂。

  可毛桥却一直在流汗,身体里就像是放置了一个火盆,热量源源不断的在辐射出来。

  难道……

  刚才的那位‘两肋插刀兄’悄然退到了边上。

  这年头的两肋插刀,多半是插自家朋友两刀,少数插刀的也是假刀,装腔作势而已。

  沈安走到了毛桥的身前,说道:“你的手段真的不错,不过你以为炼丹道士的手中有砒霜的事,就只有你知道吗?”

  轰!

  周围的人一下就被惊住了。

  炼丹的手中有砒霜?

  沈安突然劈手一巴掌扇去。

  啪!

  毛桥被这一巴掌扇的脸上红肿,身体开始了颤抖。

  沈安说道:“你和青云交好,可青云却是汴梁有名的炼丹高人。”

  这年头的炼丹高人,几乎都是毒王。

  毛桥的脸颊在颤抖着,突然嘶吼道:“我弹劾过你,你这是报复,是污蔑……”

  沈安见他来劲了,就冷笑道:“你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逃脱?拿过来!”

  姚链掩鼻拎着一个大袋子过来了。

  他把袋子丢在地上,噗的一声,有粉尘从里面溢出。

  这个蠢货!

  沈安赶紧捂着鼻子闪到了一边,那些御史也下意识的避开了。

  只有毛桥,他就跪坐在那里。

  “全是砒霜!”

  沈安指指袋子,想起了那位金莲妹纸。

  毒死武大的就是砒霜吧。

  大郎,来,喝了这碗药!

  毛桥绝望的道:“你怎会知道这个?”

  沈安整理了一下衣冠,肃然道:“某乃邙山名医……”

  砒霜也能入药。

  毛桥瞬间面如死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