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52章 道士堵门
  沈安抛开此事,一路出来,就去了暗香。

  走进店里,总算是看不到一群女人拎着托奶在比划的场面了。

  “安北啊!你总算是来了。”

  王天德看着脸色白了些,一脸惊喜的冲了出来。

  “最近生意不错啊!”

  右边隐隐传来了女人的声音,什么能不能再大一些,托的更稳当一些。

  “……对啊!难道就不能变大一些吗?至少看着大。”

  王天德冲着沈安挤眉弄眼的道:“安北,听到没有,那些妇人可提了不少要求呢,特别是这个大,咋弄?”

  “哎!”

  沈安叹息着,然后摇摇头,王天德的心中一个咯噔,觉得自己怕是做错事了。

  他和沈安是一个联合体,他是执行人,而沈安却是灵魂。

  灵魂可不能出事啊!

  沈安一脸痛心的怒喝道:“这等小事你都解决不了?”

  王天德心中一松,不由自主的起身道:“这个……不好弄啊!”

  “蠢!”

  沈安就像是遇到了一个顽劣的学生,无奈的道:“托奶做成两层,中间随意填充些东西,什么棉啊布的,看客人的实力,舍得花钱的话,全给她用金箔填也成啊!”

  后世这等手段都烂大街了,一个飞机场都能被衬托成车头灯。

  他语重心长的道:“老王,咱们要急客人之所急,想客人之所想,只有客人想不到的,就没有咱们做不到的,明白了吗?”

  王天德在回味着沈安的话,半晌一脸震惊的竖起大拇指,赞道:“高!实在是高!”

  他觉得沈安当真是超级天才,可这个超级天才现在却面临着挖墙脚的威胁。

  他干笑一声,偷瞥了沈安一眼,说道:“昨日那些商人……呵呵!真是不像话啊!竟然去堵门……”

  这货是害怕了,害怕沈安丢下他和别人合作。

  沈安心中有数,就淡淡的道:“老王啊……”

  王天德马上束手而立,恭谨的道:“在呢。”

  沈安见他这般模样,心中大乐,但面色却淡淡的,说道:“商人要有底线,要有节操!”

  “是是是!”

  现在沈安说他王天德是个卵生的都没问题。

  沈安知道商人逐利,但他不希望王天德变成那等没底线,没节操的家伙。

  所以他正色道:“咱们能挣钱,能挣大钱。但是要谨守底线,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,我希望你能有个数。”

  王天德没口子的应道:“安北你放心,咱可不是那等没良心的人……”

  沈安点点头,起身出去。

  王天德跟在侧后方,笑道:“安北可还有要交代的吗?你的话我听了就有劲,听了就精神抖擞,晚上……睡的也好了。”

  沈安觉得好笑,心想这货好歹没说什么‘夜御三女’的话来。

  街上多了不少军士,不时能看到有道人被押解过来。

  “这些道人是犯了何事?”

  百姓们见状都纷纷议论纷纷,可谁都不知道是发生了啥事。

  官家吃丹药的事知情者不多,知道的不敢说,不知道的就一头雾水了。

  跟着道人后面的有几个樵夫,有人喊道:“卖柴的,来这边。”

  几个樵夫欢喜的背着柴火过来,那人大抵不差钱,就说道:“你等可知道这些道人为何被抓了?若是知道,某多给一倍的价钱。”

  几个樵夫一听就欢喜的不行,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家附近道观的倒霉事。

  “……说是炼丹的高人,可先前有军士去过,高头大马的好吓人……”

  “……军士们进去就查抄,后来装了好几袋子的东西,看着他们拖着走,肯定是金银……”

  “那些道人说能炼出金银来,这说不准是朝中差钱了?想把他们弄进宫来炼金。”

  “没什么金银,没听沈待诏说吗,他们炼出来的是毒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几个樵夫得了钱,见那柴火也没人要,就欢喜的挑着走了。

  沈安不管这些,他觉得自己最近要消停些,免得被火气旺盛的赵祯给盯上。

  而在朝中,包拯也火力全开,弹劾了几位平时喜欢嗑*药的权贵。

  可这玩意儿不违律啊!

  沈安觉得老包怕是疯了,见人就喷。

  所以当他听到包拯来访时,就开始装病。

  书房里,他的额头上覆盖着一块毛巾,见包拯进来,就一脸憔悴的道:“包公……小子失礼了。”

  “受凉了?郎中怎么说?”

  包拯一阵嘘寒问暖,沈安一一答了。

  “那事……”

  包拯的声音变得有些缥缈,“那事老夫只想着御史台的名声,却忘了罪孽要得以昭示……”

  等等!

  沈安一把拿起毛巾,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老包是来道歉的?

  包拯叹道:“老夫自诩清正,可终究还是落了下乘。”

  他有些神思恍惚,没注意到沈安的精神一下就好了。

  “老夫才和几位宰辅一起进宫求见官家,恳请官家远离丹药,只是……”

  赵祯竟然还想继续嗑下去?

  沈安觉得这位皇帝真是魔怔了。

  包拯唉声叹气的,看样子是真的伤心了。

  “安北,你是邙山名医的弟子,而且还知道炼丹之事,以后……”

  包拯期冀的看着沈安。

  “小子保证会进谏。”

  沈安就差指天誓日了,最后才把包拯忽悠走。

  可他却知道这事儿没戏。

  砒霜能治疗某些疾病,这个是被证实了的。而某些丹药大抵有些兴奋剂的功用,对于年老的皇帝来说,这同时也是安慰剂。

  步履蹒跚?

  没精神?

  看着后宫的美女没兴趣?

  来,官家,咱们嗑一颗丹药!

  而最重要的还是无子!

  官家没儿子,这个才是问题的根源。

  可我也没生儿子的药啊!

  “哥哥!”

  沈安陷入了纠结中,直至被果果拖了出去。

  “哥哥病了,出门吹吹就好。”

  沈家的大门打开,沈安蹲着,果果就站在他的身前,一脸严肃的冲着他的额头吹了三口气,最后踮脚拍拍他的脑门,说道:“哥哥好啦!”

  沈安笑着蹲在那里,说道:“好啦,哥哥觉得都好了。”

  果果觉得自己好厉害,然后就笑弯了眉眼。

  太阳倾洒在榆林巷里,一群道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,若有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