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55章 哥不是真人啊!
  “叮叮叮!”

  沈安摇晃着小铃铛,问道:“这声音小孩子喜欢不?”

  张八回宫去了,正厅里只剩下了沈安和赵仲鍼。

  “肯定喜欢!”

  赵仲鍼有些艳羡的看着那个小铃铛。

  传闻中这个铃铛能驱邪除魔,更能镇宅。

  宝贝啊!

  沈安随手就扔了过去,赵仲鍼手忙脚乱的接住之后,心痛的道:“安北兄,要小心。”

  这样的宝贝你随手乱扔,要是被我翁翁看到了,铁定会抽你。

  “送你了。”

  沈安起身出去,站在门外,冲着西边伸了个懒腰。

  “安北兄!”

  赵仲鍼有些惶然的道:“这个我不能要。”

  这东西扔出去满汴梁的人都会来抢夺,赵仲鍼觉得太贵重了。

  沈安伸懒腰时觉得肋部有些岔到气了,他活动着右臂,随口说道:“你还小,有这个东西能压一压,我百无禁忌,果果跟着我也不会担心什么邪祟……”

  他回过身来,见赵仲鍼低头,就说道:“感动个什么,拿着回去玩。好了,回去吧,好歹给你翁翁报个信,让他老人家放心。”

  舍慧就是个化学家和冶金学家,这个铃铛的作用大抵就是听个响动而已。

  赵仲鍼抬头道:“安北兄,小弟……”

  “滚蛋!”

  沈安不喜欢听什么发誓诅咒,觉得都是牙痛的。

  赶走了赵仲鍼,沈安缓缓走下台阶。

  庄老实站在台阶下,侧身弯腰,就像是迎接帝王驾临。

  沈安皱眉道:“正常些,别疯。”

  庄老实一脸敬畏的道:“郎君,您竟然是得道高人。小人以后一心侍奉郎君,只求等郎君举家飞升时,能让小人挂在后面。”

  “挂在后面?”

  “对。”

  庄老实说道:“小人听道人说过,以前有人飞升,是连着宅子一起,连仆役都能抓着围墙飞上天去。”

  前方的周二缩头缩颈的贴墙站着,还低着头,压根就不敢看沈安。

  沈安进了厨房,曾二梅马上就跪在地上,浑身颤抖着说道:“万万不敢啊郎君,您是得道高人,要是让您做饭,奴死后怕没地方收……”

  沈安怒了,就走了进去。

  “郎君饶命!”

  曾二梅一把抱住沈安的大腿,哀嚎道:“郎君,您是真人,真人进厨房,奴要被天打五雷劈……求郎君饶命啊!”

  沈安一脸黑线的道:“放手!”

  沈安怒气冲冲的进了后院,果果正拎着一根细竹竿打树干,见他来了就丢掉细竹竿跑过来。

  “哥哥,你是真人。”

  沈安抱起了果果,一看陈大娘竟然跪在了边上。

  “郎君,奴此后当然照看好小娘子,只求郎君多多提携都督……”

  周都督的名字很霸道,沈安问过周二这个名字的来由,周二说是在生周都督的前夜,他梦到了一个大将,醒来后陈大娘就临产了。

  这也是神人托梦的一种表现吧。

  只是沈安现在很烦躁。

  他知道只要自己装个神棍的模样出来,靠着后世的东西就能获取无数的好处。

  可那是神棍!

  古往今来的神棍有几个有好下场的?

  神棍多半都是得意一时,可沈安要的是长盛不衰。

  一旦被认为是得道高人,沈安以后的路大抵就被固定住了。

  那样的日子是什么?

  每日被人用敬畏的目光看着,可却不能去做实务,因为你是高人啊!

  谁见过高人在朝堂上和人争吵,甚至是暴打同僚的?

  谁见过高人说要领军北上,恢复幽燕的?

  难道就安安静静的站在朝堂的一角,每天木然的看着历史继续推进,听着草原来的马蹄声越逼越近,长刀在头顶上闪光……

  沈安打个寒颤!

  他摇摇头,坚定的摇摇头。

 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!

  他想起了自己在宋辽边境那条河边的话。

  ——汉儿当有大丈夫!

  “把人都叫来。”

  稍后沈家人全都来了,包括周都督也站在前院。

  沈安抱着果果站在前厅的台阶上,说道:“所谓的飞升,那得再等一千年以后,明白吗?”

  “一千年以后?”

  庄老实的眼中多了神彩,说道:“郎君,那小人这里一代一代的跟着沈家,一千年以后也能飞升吗?”

  你们别纠结飞升了行不行?

  沈安觉得自己要疯了。

  一千年后飞升,那是因为有了飞机,大伙儿有钱就能飞升。甚至你要是发达了,胆子也大,还能花钱坐飞船去太空中遨游一圈。

  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要说一句行,那么以后这些仆役大抵就和家奴一般的忠心。

  可我不想弄一群愚昧的家奴出来啊!

  沈安有些惋惜,但却淡淡的道:“一千年以后,骨头都朽了,还飞升到哪去?”

  一群人呆呆的站在那里,看着沈安牵马出来,然后出门。

  沈安一路到了郡王府外,门子一见他就喜道:“沈待诏,小郎君刚才得了郡王的赏呢!”

  沈安下马,随口问道:“去通报一声,就说我求见郡王。”

  门子冲着他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沈待诏说哪里话,郡王刚才说了,以后您来了只管进去,谁敢要通报就打断他的腿!”

  那个老流氓!

  沈安一脸黑线的进了郡王府,然后被领着去了赵允让那边。

  冬天的郡王府没啥值得观赏的,几个小丫头在边上嬉戏,见沈安来了就惊呼一声,然后往后面跑了。

  “这些都是郡王府的小娘子们,和贵府的小娘子经常玩耍。”

  边上的仆役轻声说着,沈安微微点头,前方就是赵允让的地方。

  “这个铃铛你确定就是舍慧真人的?”

  赵允让拿着小铃铛,目视着赵仲鍼。

  边上坐着十余人,都是赵宗实的兄弟子侄。

  赵仲鍼站在前方,抬头道:“翁翁,孙儿亲眼所见。安北兄豁达,说我更需要这等东西来镇压邪祟,所以……”

  “好一个少年啊!”

  赵允让斜靠在榻上,左手拿着铃铛,问道:“他真是道法高深?”

  他的声音中多了些不明的味道,好像是惋惜。

  你就算是能白日飞升,在百官的眼中也只是个祸害,诱导君王不顾朝政,只想修仙的祸害。

  这就是世俗界对方外的看法。

  除非你能带着大家一起飞升,长生不老,否则你还是哪来的回哪去吧。

  赵仲鍼点点头道:“舍慧真人说的。”

  赵允让就更惋惜了,他把铃铛小心翼翼的放在边上,然后看了子孙们一眼,正色道:“沈安若是想走这条道,富贵倒是有了,可以后的宦途却也艰难了。”

  有个儿子面露喜色的道:“爹爹,那咱们家可就有了个真人好友了!”

  “放屁!”

  赵允让怒道:“真人真人,那有何用?”

  说着他劈手就把茶杯扔了过去。

  呯!

  那儿子被热茶溅了一身,赶紧起身请罪。

  沈安进来时正好看到了这一幕,他尴尬的道:“这是聚会呢!那我先避一避。”

  瞬间室内的赵家人全都盯住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