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58章 沈某人要做官了
  “那少年……真是闲的啊!”

  在赵祯看来,每一个人都该有自己的职责。

  “朕统御大宋,宰辅们调理阴阳,官吏们管辖万民……百姓各司其事,种地的种地,经商的经商……人人都忙碌,就那少年清闲。”

  赵祯甚至生出了些许嫉妒心来。

  朕每日忙忙碌碌的,还得去后宫安抚那些女人,他怎么就能这么没心没肺的闲着呢?

  陈忠珩谄笑道:“官家,换了旁人巴不得每日来上朝,他怎么就能这么自在呢?”

  “是啊!”

  赵祯也觉得有些好笑:“那肖青现在每日都来,就站在那里杵着,话也不敢说。我这里多久不顾着,竟然忘记了边上站着这么一个人。”

  可肖青却不是这么认为的,他觉得这是一种磨砺。

  人生需要磨砺啊!

  他把这种无视看做是官家在有意磨砺自己,等把自己磨的圆滑成熟了,自然就是升官之时。

  “郡王,那沈安竟然没有顺势而为,倒是有些小聪明。”

  郡王府里,赵允良坐在榻上,身边站着两个侍女。

  肖青见他只是看着手中的书,就微微俯身道:“郡王,刚才来了消息,沈安在大相国寺出手废掉了一个拐子。”

  “哦!”

  赵允良抬起头来,然后微微皱眉,边上马上有侍女捧来了茶杯。

  他就着侍女的手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一个拐子罢了,不值当什么,官家也不会给他升官。”

  肖青的眼中多了亮色,声音也放低了些,“郡王,那拐子被他踩断了腿之后,他又一脚……啧啧!一脚废掉了子孙*根,据说全踩烂了。”

  赵允良放下了书,沉吟道:“够狠的。”

  “是啊!”

  肖青见他赞同,就喜道:“若是在外面散播一番,他那心狠手辣的名头怕是就要背定了。”

  赵允良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,点点头道:“官家仁慈,可手下却有个狠辣的待诏,这事儿……有损名声啊!”

  人一旦被定下了标签,此后再想挽回会非常的艰难。

  而心狠手辣在官场上的另一个称呼就是……酷吏!

  沈安要是顶着一个酷吏的名头行走,以后的宦途不会顺利。

  肖青向前半步,又觉得太近了,有些侵犯了郡王的威严,于是再次退后。

  赵允良看到了他的动作,心中微微点头,觉得这人值得重用。

  上位者要用人,首要是看你是否听话和忠心,比如说史上那些有名的佞臣,难道君王不知道他们的劣迹?

  当然知道,只是用顺手了而已,舍不得换人。

  在许多时候,只是听话二字,就能让无数功劳化为乌有,在竞争中惨败。

  “去吧,好生做,此后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  得了这个消息之后,赵允良的心情好了不少,于是就起身在屋里走动。

  这时一个仆役出现在门外,见肖青在场,就目视赵允良。

  赵允良微微点头,肖青心中大喜,知道自己已经被纳入了赵允良的心腹范畴。

  门外的仆役这才说道:“郡王,刚来的消息,官家有令,让沈安兼了枢密院副承旨……”

  肖青一下就喜道:“郡王,这是七品官,而且枢密院的副承旨不常设,这是官家觉着他烦了,干脆就启用了这个副承旨的职位,把他丢过去……”

  枢密院的副承旨分为两种,一种是各房的逐房副承旨,八品官。比如说礼房的就是礼房逐房副承旨。

  而这种不挂房的副承旨却已经多年未曾设置了,只是品级还好,七品,适合沈安目前的情况,不升不降。

  赵允良点点头,然后找了幕僚来。

  “……他就是赵允让那个老东西在外面的最大底气,没了他,汝南郡王府就是个摆设,什么权利都没有……”

  大宋的郡王都是被猜忌的对象,要是还敢去抓权利,那就是作死。

  赵允良自己装疯卖傻不就是为了远离威胁吗,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,官家无子,在生出皇子之前,作为备胎之一的华原郡王府就得了喘息的机会。

  赵允良的心情不错,于是就点点头,肖青接替他说道:“他离了陛下的身边下去做事,那样就好下手了。只要能压住他,或是让他名声扫地,那汝南郡王府也会跟着倒霉。”

  幕僚们听了这个消息之后,其中一人面露回忆之色,然后一拍大腿,嘿了一声,说道:“郡王,这职位是好官职啊!”

  大宋的官职实在是太多了,若非是审官院或是流内铨的资深官吏,旁人都很难一一理清。

  所以一群人正在乐滋滋的说着倒霉催的沈安,只觉得眼前都在发亮。

  而这句话就像是一棍子敲打在他们的头上,一下让人的眼前发黑。

  赵允良的目光一转,喝道:“说清楚。”

  那个幕僚才发现自己犯了众怒,他起身道:“郡王,这个副承旨,他……他是哪一房都管啊!”

  枢密院四房,副承旨哪一房都能管。

  “嘁!”

  众人一阵奚落,有人说道:“都是小官而已,做事就不怕。”

  赵允良点头道:“先前他在朝中游荡,不做正事,所以也抓不到把柄,可如今却不同了……”

  他缓缓看向幕僚们,说道:“枢密院上下对他多有不满,此次算是送羊入户口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一阵大笑传来,郡王府的上空仿佛都多了些阳光。

  ……

  “啥?”

  沈安一脸懵逼的看着陈忠珩。

  “枢密院副承旨?”

  陈忠珩微微点头,沈安苦着脸道:“我得罪过韩琦,他现在虽然不是枢密使,可枢密院全是他的心腹,官家这是要送羊入虎口吗?”

  ——枢密院全是韩琦的心腹,这话把韩琦给坑惨了!

  陈忠珩一脸黑线的道:“不学无术,胡说八道!”

  沈安怒道:“老陈,你这是觉着我要倒霉了,来看笑话的吗?”

  陈忠珩仰天长叹了一声,沈安觉得有些不大对劲。

  这货咋就像是窦娥一般的呢?

  “官家还给你留着待诏的位置……”

  陈忠珩指着他,气得浑身发抖的道:“官家知道你仇人多,加上沈卞的影响,所以就担忧你下去吃亏,这才给你留了待诏的位置,可你这个人啊……”

  得!

  沈安觉得理亏了,就喊道:“老实!”

  门外的庄老实刚听了一耳朵,正好听到还保留着待诏职位的时候,听到喊声就进来。

  “郎君。”

  喜事啊!

  郎君不但有了实务,而且官家眷顾,竟然还留着待诏。

  大喜事啊!

  庄老实脸上的喜色都掩不住了,陈忠珩指着他说道:“看看,连庄老实都知道是好事,就你挑剔,官家的一片好心都被你给糟蹋了。”

  沈安讪讪的道:“我这里也没啥好东西,钱财官家不缺……”

  陈忠珩再次想出手打死他。

  哪有臣子送钱给帝王的,这丢人都丢到大食去了。

  “这不快年底了,家里做了不少香肠和炸丸子,老实去找二梅,给装半车送进宫去。”

  陈忠珩一脸不屑的道:“官家哪会稀罕……”

  他一边说着不稀罕,一边在狂咽口水。

  眼前的这位可是炒菜的大师,他送出手的食物,怕是连官家都要心动一二。

  他前脚一走,后脚沈安就急吼吼的冲去找老包。

  副承旨是干啥的,宋庠这人的尿性如何……

  他需要摸清楚,不然怕下去被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