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59章 下马威,杀威棍
  “这是个好职位。”

  包拯细心的解释道:“副承旨通掌四房事务,上面的就是都承旨杜子陵。杜子陵在枢密使之下,掌管着整个枢密院,没工夫来理会你……懂吗?枢密院四房,你就是头目。”

  沈安只觉得心潮澎湃起来,心想官家对我真是不错啊!

  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喜悦,包拯一巴掌扇过来,沈安一低头避开,包拯指着他喝道:“忘了告诉你,枢密院此次清理了四房的逐房副承旨……你将直接和四房的主事接洽,就一个唐仁和你有旧,你要小心被人给害了。”

  中间少了逐房副承旨作为缓冲,一出事就是直接亮刀子,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  枢密院里,韩琦的故旧很多,而现在的枢密使宋翔也是不冷不热的……

  这个副承旨的压力很大啊!

  办理好手续后,沈安才施施然的去了枢密院。

  门子很热情,但那眼中的光芒让沈安感到有些熟悉。

  榆林巷里的那些街坊看热闹的时候就是这模样。

  打吧,闹腾吧,越热闹越好啊!

  最好是把人脑子打成狗脑子。

  才进门沈安就觉得味道不对了。

  他先去了宋庠的值房外面请见。

  这是规矩,至于见不见那是宋庠的事儿。

  一个小吏出来,淡淡的道:“相公正在看公文,下次吧。”

  这个熟悉的口吻和言辞让沈安觉得自己身处后世。

  随后他去求见都承旨杜子陵。

  杜子陵四十余岁,那眉头好似永远都在皱着,一脸的心事重重。

  “沈安啊!坐。”

  杜子陵愁眉苦脸的道:“枢密院四房的逐房副承旨相互勾结,截留了不少耗费,官家大怒……”

  我去!

  沈安没想到自己的任职竟然是在这个基础上。

  四个逐房副承旨竟然勾结一气,这个案子可是不小。

  但外面却没啥风声,可见是被压下去了。而这就意味着案子的性质很恶劣,恶劣到了要封锁消息的程度。

  “你年轻,好好做。”

  杜子陵掌管枢密院的日常工作,忙的不可开交,所以只是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散了。

  沈安到了自己的值房,然后有小吏进来。

  “小人张六福见过承旨。”

  小吏二十余岁,看着眉眼通透,显然是个人精。

  张六福一进来就开始洒扫,边洒扫边说着枢密院的一些事。

  “……吏房江邵江主事是个好人……兵房的曹云曹主事……”

  “呯!”

  才说到这里,房门被人给推开了,一个脸上有横肉的官员走了进来。

  “某曹云,你是……”

  这人看似惊讶,可眼中的骄横却瞒不过沈安。

  “在家也这样吗?”

  沈安淡淡的问道,同时伸出手去。

  张六福没注意,他在看戏,想看看这位新来的副承旨是什么成色。

  曹云愕然道:“家里?什么家里?”

  门外悄然来了一些人,这些人都站在墙边和窗户边,彼此都在忍笑。

  曹云可是枢密院的特殊存在,本来这次他就想往上升一升的,也有人在帮忙使劲,可最终还是来了个沈安。

  这就叫做虎口拔牙啊!

  夺人官职,那几乎和杀人父母差不离,曹云来此的用意就是先声夺人。

  也就是……杀威棍!

  大家纷纷侧脸,仔细倾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里面的沈安看了张六福一眼,淡淡的道:“沈某问你……在家里也是这般不敲门,不打招呼就进长辈的房间吗?”

  曹云的脸一下就通红了,那脸上的横肉颤动着,看着格外的凶狠。

  “就凭你也敢说是我家的长辈,沈安,就凭这,某今日就能打你个满脸开花!”

  曹云的眼中闪过了得意,然后握紧了拳头。

  他觉得自己占据了道理,今日沈安将会灰头土脸。

  “你还觉着自己有理了?”

  沈安缓缓起身,眼神冷冷的看着曹云,说道:“沈某身为你的上官,今日刚来就任,你不问而入,谁教你的规矩?”

  曹云听到外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就知道有不少人在偷听。

  此刻他若是输了气势,以后再面对沈安时就会低一头。

  这是抢了我官职的小子啊!

  曹云觉得一团火就在胸口那里燃烧着,就怒道:“就凭你吗?”

  要动手了!

  张六福下意识的往后退,等见到沈安反而前进一步时,不禁在心中苦笑着。

  那曹云是大汉,你只是个少年,你这是不知死活呢!

  “没错。”

  沈安近前一步,说道:“沈某是你的上官,你该敬重,可你却不告而入,高声喧哗,咆哮上官的值房……”

  曹云被他的气势一逼,不禁就退后了一步。

  沈安冷冷的一笑,说道:“谁教你的规矩?谁把你这等不懂规矩的人提拔上来的?”

  “你!你!”

  曹云的气势一滞,指着沈安缓缓后退。

  沈安伸手拍掉他的手,森然道:“就凭一个不告而入,沈某就敢说你没家教。你是哪年考中的进士?说出你的考官是谁,沈某去问问他当年是怎么取的你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

  这话题扯到了主考官,性质就有些严重了,可曹云却无力反击。

  他面色涨红,想呵斥,却被沈安脸上的冷意被吓住了。

  “你握紧了双拳,这是想动手吗?”

  沈安再向前一步,冷冷的道:“你看着凶神恶煞的,辽人来时你可敢直面他们?”

  曹云的嘴唇蠕动着,他想反驳,可沈安当朝弄疯辽使的事儿早就传遍了京城官场。

  他敢吗?

  肯定不敢!

  沈安的身体微微前俯,沉声道:“你握紧双拳,这是要动手吗?那你还等什么?”

  曹云再退一步,脸上的骄横荡然无存。

  他觉得自己在沈安的咄咄逼人之下,压根就没有还手之力。

  “沈某自嘲闻鸡起舞,你以为真是花拳绣腿吗?”

  沈安指着门外说道:“沈某看着年少,可却不是谁都能威吓的,至少你不行,滚!”

  曹云面色惨白,跌跌撞撞的退了出去。

  两边的人看到他差点一跤跌在地上,不禁都低呼了一声。

  枢密院的大刺头、皇后娘娘的亲戚,竟然被新来的副承旨给收拾了?

  曹云站稳了,就冲着里面喊道:“外面说你心狠手辣,有本事就去北边,去杀辽人,那某还佩服你是条好汉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,然后连退了几步。

  沈安缓缓出了值房,看了左右的人一眼,淡淡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沈某没有杀敌?”

  曹云讶然,然后大笑道:“你吹嘘的模样……呃!”

  他停住了大笑,因为沈安的手一动,一个琥珀雕像就从手中垂落。

  琥珀雕像被手中的丝线拉扯着,来回摆动。

  “这是……这是辽人的饰物!”

  边上有人惊呼道。

  辽人认为琥珀就是佛血,所以一旦拥有琥珀饰物,除非是迫不得已,否则不会放弃。

  这琥珀雕像看着光滑圆润,定然是被经常把玩的老物件……

  曹云是兵房主事,自然知道这个。

  所以他骇然看着沈安,想起了他上次的北行。

  那一次回来之后,沈安的妹妹就得了个县主的称号,而沈安也得了个同进士出身……

  是什么功劳让他得了那么多好处?

  不言而喻,必定是和辽人那边有关系。

  他的气焰渐渐消散,两边的官吏也渐渐低头。

  沈安目光转动,淡淡的道:“此刻正是做事的时辰,你等莫不是无所事事了吗?”

  众人纷纷拱手告辞,再也不见来看热闹时的兴奋和幸灾乐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