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诸天万界辅助系统 > 第五百零八章 各怀心思
  虽然说叶云说他们两个人是同乡,但宁缺却从来没敢真的跟叶云以同乡相称,因为两人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,叶云是深不可测的修行者,而他只是一个连修行都还没开始的稚童。 X 23 U S.C OM

  叶云也没想过要跟宁缺兄弟相称。曾经他确实只能仰望这些所谓的主角,但现在的他不但实力远超宁缺,就连际遇也要远胜宁缺百倍,可以说现在的宁缺并没有能让他羡慕的,再加上电视剧的锅,所以叶云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交好宁缺,因此他心安理得的受了宁缺这一礼。

  宁缺到了生日宴也要开始了,现在宁缺都已经送上礼物了,就是那盆活着的鲤鱼,叶云自然也不能空手而来,于是右手一翻,将早已经炼制好的护身符从空间戒指当中取了出来,用神力将小锦盒送到了李渔的面前。

  李渔估计也没想到叶云居然会给她送生日礼物,所以楞了一下才接,坐在李渔右手边的李珲圆见状直接起哄,道:“王姐,教习送的是什么礼物啊,打开看看,让我们开开眼。”

  李渔也没想到李珲圆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犯浑,开口让她当着叶云的面打开礼物,这可是一个相当没有礼貌的做法,因此有些犯难了。

  叶云见状,意味深长的看了李珲圆一眼,吓得正兴高采烈的李珲圆身体一颤,这才开口说道:“一个我自己炼制的护身符而以,小东西,不值钱,也就一个心意,还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  李渔听到叶云这话,眼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,笑着打开了手中的小锦盒,而锦盒的盖子一打开李渔就愣住了,因为盒子里装得是一条非常精致的项链,她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。

  看着盒子里精致的项链,李渔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满脸欣喜的将项链从盒子里取了出来,一脸幸福的看着叶云说道:“谢谢你,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最好的礼物,我非常的喜欢,你能为我亲手戴上吗?”

  叶云眼珠一转就已经明白李渔这是在打什么主意了,她这是想借此机会将他彻底绑在他们的这条船上,因为现在的男女之防还是很严重的,虽然不至于说拉个手,抱一下或者看到了女孩的脚腕之类的两人就要成亲,但为女子戴项链,这依然只有最亲密的人也就是父母,姐妹以及丈夫才能做。

  叶云只是思考了一下就答应,笑着走出自己的位子,走上去接过李渔手中的项链护身符,走到她身后亲手为她戴上,毕竟这在叶云看来,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再怎么样他都不会吃亏。

  虽然已经决定,但李渔依然还是一个十**岁的女孩,即便她心中的野心再大,被叶云当着宁缺他们的面如此亲昵的戴上项链,还是有点羞涩,脸上染上了一抹酡红,不过那么酡红在叶云回到座位不久就消散了,那个尊贵大方的长公主又回来了。

  所有人都到齐了,晚宴正式开始,宁缺应为叶云的原因,并没有找借口离开,华山岳也没有给李渔送来生日礼物,应该是李渔不想让两人碰面,毕竟之前华山岳可是想杀叶云来着,而叶云也差不多将他废了,两人也算得上是仇人了。

  在古代,一般情况下吃饭的时候是不会同席的,基本上都时每人一个长长的案桌,上面摆放这一模一样的食物,就像电视上的那样,而同席一般只会出现在关系非常好的人身上,不然一般正是场合都是分席而坐的,叶云他们现在也是如此。

  桑桑名义上是宁缺的侍女,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李渔也明白了两人并不正是主仆那么简单,所以也单独给桑桑安排了一个座位,就坐在叶云的下首,也就是左手边。

  桑桑坐在叶云的下首,宁缺则是坐在李珲圆的下首,因为案桌靠得有点近,两人才坐下一会就掐起来了,先是李珲圆以宁缺的礼物太寒酸唯有挑起站端。

  李珲圆以宁缺的礼物寒酸为攻击的借口,宁缺也不是省油的灯,直接就毫不犹豫的反攻,说自己虽然只是带了鲤鱼过来,但好歹礼轻情意重,而你李珲圆作为李渔的亲弟弟,在姐姐生日的时候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。

  宁缺这话踩到李珲圆的痛脚了,他之前光想着如果在几日后的同窗宴上出风头以及如何羞辱宁缺了,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给李渔准备生日礼物,当晚宴快要开始的时候他才想起这回事,不过已经来不及准备礼物了,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了。

  两人也不知道怎么的,吵着吵着都开始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,特别是李珲圆,直接站了起来,指着宁缺说道:“说我没有带礼物,你不也是,这几条鲤鱼分明就是你从我王姐府中的池塘里抓的,本来就是我王姐的不能算是礼物。”

  宁缺也不甘示弱,站了起来,开口说道:“怎么就不算是礼物了?这鲤鱼虽然是在池塘里的,但它也是我下去抓上来的,你有本事也下去抓几条啊!”

  李珲圆闻言,不屑道:“不就是两条鱼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改明儿我道坊市买几百条回来放到池塘里,让你下去好好抓个够。”

  在上面坐着的李渔本来在两人小声争执的时候就已经皱起了眉头,现在看到两人毫不掩饰的争吵起来,再也忍不住,大声呵斥道:“够了浑圆,你也不小了,怎么还是那么不懂事?给我坐下。”

  正得意洋洋的李珲圆突然被李渔呵斥,一脸委屈的看着李渔,道:“王姐,我没有不懂事,是他不懂事,来参加你的生日宴居然只在王姐你府里的池塘抓了两条鱼送过来。”

  李渔看到李珲圆如此模样,看了叶云一眼,更是气恼了,怒斥道:“你还要在叶教习面前丢脸到什么时候?还不给我坐下,你如此不争气,将来怎么继承大统?”

  一听到事关继承皇位这件事,李珲圆当即就怂了,乖乖坐了下去,而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叶云也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,将杯中带着淡淡清香的酒一饮而尽。

  李渔的生日宴就跟她所说的那样,简简单单,就跟一场家宴差不多,只有几个人,没有歌舞,也没有诗会,更没有烟火,很快就结束了。

  或许是因为李珲圆真的太不争气了,李渔的酒喝的有点多,中途的时候就喝醉被侍女扶回了房间,随后叶云也离开了。李渔跟叶云一离开,宁缺跟李珲圆再也没有人克制,之前的争吵再度上演,要不是一直在吃东西的桑桑拉着,两人就要打起来了。

  --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-->